近日有報道指國家廣電局將年前訂立的“限酬令”延伸至綜藝節目,規定所有參與綜藝節目的藝人酬金,每集不得超過八十萬元人民幣。但消息目前仍未獲得證實。

    
雖說藝人身價向來是海鮮價,但價錢上落其實有跡可尋,未至於無故大上大落。然而,隨着內地電視業的發展及市場的龐大,在你爭我搶的情況下,終令不少藝人身價十級跳。

    
十多廿年前,香港藝人往內地工作,一般而言,酬勞最多只比在港的同樣工作多三成至五成,是以其時願意北上開工的人不多。因為畢竟要離開家人一段時間,還要自掏腰包聘請內地臨時助手等,所以幾乎只有在港無法搵食的藝人才會北上。

    
隨着內地市場的急促發展,電影及電視業蓬勃起來,所需人手也相應增加;加上電視台或電影公司希望有賣座保證,於是鬥出高價邀請具名氣的藝人參與演出,於是海鮮價經過幾次搶奪之後,便變成了天價。藝人之後亦以這天價酬勞作為基本標準,繼而形成惡性循環,於是“癲價”便出現了。

    
八十萬元一集的酬勞其實不算少,只是現今藝人胃口過大而已。畢竟在海鮮價變天價再變癲價的時候,已經將他們的胃口養大了。要反璞歸真接受癲價的零頭作為酬勞,他們未必可以接受。惟也必須實施相應制度才能進行長遠的整治,不然的話,只會失控地出現比癲價更癲的酬勞,結果就是製作資金大部分流入藝人荷包,拖累了整體製作水平。

    
雖然說藝人身價應由市場自行定位,但控制藝人酬勞亦確有必要。惟也不能盲目一刀切,因為此舉只會令電視台及電影公司為難,並且為了以對策解決政策,徒然引發更多的陰陽合同事件出現,損害國家稅收制度。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