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慈日前出席無線九月星辰活動時,透露跟無線仍有幾年合約,但開始覺得自己唔太捱得,現實生活及體力上都有意興闌珊的感覺;又表示正為前路思考,不知道觀眾是否喜歡看她演戲、沒甚麼成就感、很想輕鬆過日子、或返內地搵錢……種種說話都透露出無力感,更令人覺得她萌生退意。

    

張文慈的一番話,看似只是對前路困惑不明的感言,但箇中原因實不難明白。

    

她於一九九六年藉選亞姐加入娛樂圈,翌年拍亞視劇集,雖獲安排演出戲份不重的配角,但與此同時她踏足影圈,其後在影圈的工作不少;及至九八年已是《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的第三女主角——由一張白紙的新人到經典劇集的第三女主角只是用了兩年時間。

    

自兩年前簽約無線開始,她有份演出的《老表,畢業喇!》、《宮心計2深宮計》、《天命》及仍未播映的《跳躍生命線》卻只是配角,當中的成就感自是差天共地。加上昔日亞視同事陳煒在過檔無線第二年已當上《神鎗狙擊》的第四女主角,相比之下,自然更令張文慈覺得心灰意冷。

    

兩年前的九月,張文慈在活動中曾公開表示已跟無線簽了兩年合約,換言之要麼就是合約已到期,要麼就是已經續了新約。要是未曾續約的話,那麼這番話其實只是向無線高層放聲氣;若已續約的話,則是對目前發展不順的心聲,希望高層可以多加關注。雖說她在之前的幾部劇集都是戲份不多,但拍攝中的《解決師》已升至第四女主角,其實也算有躍進。

    

若然拿亞視跟無線相比、拿自己跟陳煒相比的話,張文慈覺得心灰意冷絕對正常。惟是人比人比死人,強行將之比較的話,等同將自己往死裡推。而且在《深宮計》中所演出的汪司膳角色也不是毫無正面迴響,若然以為加入無線,便可以立即得到跟當年一樣待遇及歡迎程度,未免太看不清目前的情況。

    

無線藝人一向眾多,等機會上位的人多的是,張文慈只花了兩年時間能爬升到第四女主角,其實已很理想。若然連這都覺得仍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的話,實在太過貪心,還是好好地向好姐妹陳煒學習甚麼叫循序漸進,才是張文慈目前最需要做的事。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