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南巡》最大失敗——美艷絕倫的后妃送上門了,可惜浪費了“男女”的話題。

    

如果,來一個“翻牌子”遊戲,乘機大講皇帝的床上戲。竊以為,最妙由瓔珞親口道來如何被皇上特殊“竉幸”,大導演李翰祥泉下有知,也會大叫一聲:來生拍宮幃片,要找吳謹言當顧問了。

    

影片揭皇帝房事,以李翰祥最早最權威,是中華影史一頁異彩!

    

皇上翻牌子後,侍寢妃嬪,不是《延禧攻略》那般忙於整粧;相反,要忙於卸裝的。李大導風月片詳細介紹:侍寢妃嬪脫得赤條條,一太監驗明正身,沒有“傷人武器”了,才用毛顫捲起抬送入春宮,放在床尾,妃嬪由皇上的腳跟爬上被窩的。這些竉幸有性無愛,都為傳宗接代。

史家稱後宮佳麗為“生育工具”。又指“洩慾工具”,最為正确。《延禧》的乾隆太道貌岸然了。劇作家二月河小說有講,他誘姦傅恆的妻子,死在皇后的佛堂裡,宣淫時警告:“誰敢說出去,全家……”還特意對皇后說:“我特意看看你的妒性。”

    

某年,新聞團參觀故宮裡的春宮,黑乎乎、依稀一張床。講解員說,皇帝寵幸嬪妃時,床前站着太監盯着,不停輕呼:“皇上保重!”事後還問:“留?不留?”並登記入冊。

    

《延禧南巡》倘或介紹宮幃床上戲,非常必要。第一,翻牌子是甚麼?第二,皇帝去上床很奔波,走這宮、移那宮,為甚麼不是妃嬪打掃乾淨送上床來?第三,有否太監“監床”。應由“皇后”以六宮之首的姿態,講述大內房事規矩;也請播映瓔珞床上的“玩斗”戲,將皇帝的腰都扭傷了。瓔珞可大聲疾呼:現在的SM,《延禧》早就有了。可惜有得爆卻唔爆!

 

    (《延禧南巡》飮食男女遺珍:二之二)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