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逃稅事件,被評“為富不仁,見光必‘死’”,會嚇窒北上搵人仔的香港藝人嗎?

    

視帝黎耀祥回應:“我在內地没有戶口,所有在內地做任何工作,合約上都寫明是收取稅後的金額(稅後價)。”祥仔强調:“有關稅項交由內地的負責人員處理。始終我不熟悉內地法例,錢銀的事要寫得好清楚,這樣大家都安心。”

    

馬浚偉曾在內地演出,是否特別檢視有交足稅?“我是小心的人,過往在內地工作,所有合約皆由香港與內地律師、會計師處理。因此,也支付較多法律費用,但絕對値得,對個人也較有保障。”與時並進,馬浚偉剛在上海成立工作室,有專責律師與會計師處理事務。

    

因應廣電總局的“限酬令”,參加綜藝節目藝人一季酬金上限一千萬人民幣。張智霖回應:“我有留意!總之,一切以奉公守法為最重要,接工作前會向公司了解清楚。不只中國內地,去不同地方工作,都要遵守當地法律。”

    

楊千嬅常到內地表演:“應得酬勞會據理力爭,同時亦奉公守法交稅。”千嬅不評論限酬令,“每個地方都有規矩,當接到演出邀請,要看製作費是否充裕,若對我前途有幫助就有投資價値。在平衡工作外,酬勞不是首要考慮的問題,有好的發展空間更重要。”

    

陳奕迅談“限酬令”:“其實藝人價格落差好大,係海鮮價。”記者指他是貴價海鮮,“我唔係龍躉呀。東星斑都好啲。不過,我呢廿幾年唔算多負面新聞……藝人形象會影響價錢。”傳他做內地歌唱節目收二千三百萬酬勞?“太誇張,我唔係好知,要問經理人。”陳奕迅避談身價,“總之,會做好啲。”(冰冰 · 評評 · 醒醒:三之二)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