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曾提及金庸先生晚年致力修改舊作,這於其他作家而言實屬少見。因為當作家把作品交給出版社印刷及發行,出版社一般只會在印刷前將最後校樣交給作者校閱,而印製書後,即使書籍暢銷再版,作者也只能因應再版多拿版權費,一般而言,發行商不會安排把文字加以修改,因為每一次修改,都要重新排字和校對,又要投下人力和財力。但因為金庸正好就是出版社的老闆,所以他根本不計較改版是否合乎經濟效益,由此也可見金庸對作品的重視與認真。

    

之所以要修改舊作的部分原因,如眾所周知的包括由倪匡代筆時,曾將《天龍八部》中的阿紫弄盲,當然也有些是修改文字詞藻及紕漏的情況,尤其是首部作品《書劍恩仇錄》,畢竟他其時仍在《新晚報》任職,要先做好常規的報館工作,下班以後才在家裡兼顧創作,實在太過匆忙;再加上報章不能脫稿,不論好與不好,都不能開天窗,所以金庸對《書劍恩仇錄》的修改最多。

    

回望金庸撰寫武俠小說,絕對算是臨時拉伕。其時另一武俠小說作家梁羽生也是任職《新晚報》,比金庸還早寫武悏小說,梁羽生在完成《草莽龍蛇傳》後去了旅行,有鑑於少了一篇賣座小說恐怕會影響報紙銷路,其時的總編輯羅孚靈機一觸,便邀請金庸上陣填補梁羽生的空缺,於是便硬催生出金庸的第一本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其後《香港商報》見獵心喜,亦邀請金庸撰寫武俠小說,於是第二篇武俠小說《碧血劍》便誕生了。

    

金庸與梁羽生雖是舊同事,惟卻也曾生嫌隙。其時曾有一篇文章的作者“佟碩之”指出《射鵰》中的漏誤,就是黃蓉與“漁樵耕讀”中的樵子唱答《山坡羊》曲子,惟被指出《山坡羊》實為元曲,宋代的黃蓉如何能識唱幾十年後的歌曲等等,及後才發現“佟碩之”原來就是梁羽生,而且所有論述都是有根有據反駁不得,也因此埋下了金庸日後修改著作的前因。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