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暴》!在零下四十度深入長白山林海雪原艱難拍攝的電影,獲釜山電影節最高大奬——新浪潮奬。有個謎:一位銀壇驕子,為何甘為新導演拍處女作?

《春光乍泄》、《卧虎藏龍》、《愛神》、《赤壁》、《一代宗師》、《聶隱娘》,逢拍必國際得奬大片的張震,合作者都是大師:侯孝賢、李安、王家衛、吳宇森……編劇出身的崔斯韋,到底有甚麼魅力,能吸引張震全力拍他的處女作?

拍攝時,長白山零下三十度,因為光線要求,還要躱避太陽光,會在常年不見太陽的山溝裡拍攝,氣溫達零下四十度;原始森林降雪量可以用米來計算。「這對我們整個工作,包括來回運輸、鏡頭調度,都造成一定的困難。」崔斯韋說,「我們一旦把困難克服掉,優點就顯而易見了。」

為甚麼劇本也打磨了五年?「我本職是編劇,給別人寫的,有人在做選擇;給自己寫的,選擇權在自己。選擇,很難的。我覺得有一百個好方法。不同的完稿有很多版本,有些版本我挺喜歡;但最後還是選擇了最初版本,因為更純粹一些。」

「劇本第一時間托朋友給震哥。」初為導演的崔斯韋說,「因為我構思這個角色時,唯一能跳到我眼前的,就是張震!他跟這部電影的質感、人物氣質都十分脗合。」台灣的張震很快有回音:劇本很好!答應演出。

張震飾演在邊境守山的公安,與劫匪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決。零下三十多度、海拔二千七百多公呎的長白山上,劇組經過三個多月艱苦拍攝,獲釜山頒最高奬評價:「畫面表現力兇狠,收放自如,乾脆果斷。」

崔斯韋處女作一雷天下響,張震表示:「我作為演員,只能透過表演盡量完成導演的想像,一己力量不多,很替他及團隊開心。這是最難挑戰,也是最好的收穫。」張震拍片必名導,又與一個初生名導演結緣了。(山外有山話釜山:三之三)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