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電台《十八樓C座》的“周老闆”,四十多年來聲嘶力竭地表達不滿現狀,憤青!憤叔!現已成憤翁。他的躁底聲線更出現電視廣告中:“成日話香港的嘢貴,幾十年來,香港的屋租好貴吖嘛!”這位電台不倒翁,仍然老聲益壯,不減當年!

    

“千祈唔好祝人長命百歲,好辛苦口架!”八十五歲老頑童一派樂天地說:“若老到九十歲時身體狀況仍保持,我都唔想退休,希望到時商台送輪椅給我。”金剛拄杖見記者,講活到老做到老心得:“做廣播呢行唔可以脫節,否則早就收檔了。”

    

金剛講成功經驗:“必須跟着社會腳步走,多留意新聞、增加知識,追到才不會脫節。”

    

拄杖、腳步遲緩、還戴上助聽器的電台長老,金剛需要助手大大聲傳譯。被取笑是“機精” ,因為八十五歲耄耋之年旣有ipad、智能手機,又識上網。金剛牙擦擦說:“好多大年紀的人,搞唔掂智能電話。但係我識WhatsApp、Facebook、上網睇嘢,AV都睇埋。”

    

分分鐘都唔得閒,是長壽元素之一的“老趣”了。“以前講過六十五歲退休,唔使幾耐就‘走’,點知再做多十年。雖然,好少人八十五歲似我咁生猛,我自己講冇老,但行路時有喘氣,力不從心了。眼慢、口慢、耳慢,但唔知點解,說話仍然大大聲,講一小時也不喘氣。”

    

血肉之軀沒有金剛不壞身的,金剛説:“七十幾歲開始覺得腳痛,八十歲後毛病出現了,做過通波仔。物理治療師知道我買輪椅,問我為何不買棺材?結果輪椅捐到老人院。”為保持活動能力,金剛收工後就去游水、做Gym。

    

入商台六十年,曾紅極一時的金剛,可是為興趣工作?“一半一半!唔做都可以,攞綜援囉。我無車無樓無股票,住華富邨。”

    (既是夕陽好 · 笑演落日前:二之一)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