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娛翁想先行自首認錯:因為上星期看過《救妻同學會》後,曾經給予正面評價;但當再看第二集,發現該劇一再以剪接代表不同時空的演繹手法後,實在覺得正評得太早。

    

以剪接代表時空交錯,為過去與現在作出分野的拍攝作品有過很多,娛翁也很接受這種拍攝手法。因為過去必然會影響現在,為了說明現今的後果,確有必要交代過去發生的前因;而《救妻同學會》亦做得到這一點。

    

但問題是劇集中不斷出現的時空交錯太過頻密。兩分鐘過去、三分鐘現在、三分鐘過去、四分鐘現在……要是觀眾沒有留意角色衣着造型的話,肯定會將兩個時空的劇情混淆。

    

當然,相對較年輕的觀眾而言,如果演出者是其偶像的話,在有耐性及專心的大前提下會較易接受;但相對一般觀眾而言,這種拍攝手法只令人覺得故事鬆散又零碎。

    

除了拍攝手法,主線的編排亦有問題。第一集主線明明是胡鴻鈞糊裡糊塗下被指侵吞金錢,要在七十二小時內以一億元贖回劉佩玥;第一集的結尾前是朱智賢出現,救了險被伍富橋槍轟的胡鴻鈞。按道理,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應該是胡鴻鈞繼續進行救妻任務。可惜第二集的主軸卻突然由朱智賢變成為主角,幾乎一整集、兩個小時都是交代朱智賢在劇中角色的身世;只有去到臨完結前,才有胡鴻鈞與伍富橋出場,承接回第一集的主線。

    

但問題又來了,依據現今空間的故事發展,朱智賢在第一集已救了胡鴻鈞,惟第二集尾胡鴻鈞與伍富橋一同出場的時間,從兩人的和睦態度看,顯然是發生在槍擊事件之前;換言之,繼過去與現在之外,又再出現了新的時空……真是看得人頭都大埋!

    

嘗試新的拍攝手法冇問題,但一定要拿捏得很準確,讓觀眾能清楚過去與現在的分別。只可惜《救妻同學會》出現的卻是眼高手低,似乎並不合格。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