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娛翁在內的不少人一直期盼、千呼萬喚的《大帥哥》終於播出。單看一集便讚好或評壞當然不公平,但無可否認是,觀後感較為令人失望;這也離不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心態。

    

對《大帥哥》的期待,其實也是對張衛健的期盼,期盼看到他如何重新演繹角色並賦予生命。不過暫時以第一集及宣傳片而言,這次的“賦予生命”只不過是將《鹿鼎記》及《西遊記》炒冷飯,過往常在他口中出現的金句又再重現而已。

例如以急口令式讀出“我係如來佛祖玉皇大帝觀音菩薩指定取西經特派使者花果山水濂洞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還有韋小寶上身似的唸誦“涼風有信,秋風無邊……”完整移植到新劇之中,暫時而言算是較有新意的,也不過是將“型到跌渣”改為“型到噴汁”。

    

就此水平而言,觀眾當然不願收貨。但事實是,觀眾所看到的演出,其實已花了張衛健不少心思。有份拍劇的徐榮在接受訪問時提到,張衛健將一句簡單的對白:“我要殺咗佢!”變成:“我一定會劏開佢個肚,抆晒佢啲腸出嚟,塞番啲雞腸、豬腸、鵝腸、蝦米腸、叉燒腸落去,縫起佢吊起佢曬乾佢,滾水淥皮五分鐘,生抽一茶匙、老抽一茶匙、蠔油一湯匙、蔥少許薑少許、麻油少許、胡椒粉少許,大火隔水蒸佢老兄二十分鐘,過個靚冷河,再落鑊過油,炸佢老兄二十分鐘,斬開佢老兄九十幾碌用來餵狗。”

要不是有徐榮的解讀,觀眾應該不知這段由五個字延伸出近百五字的創作,都是出於張衛健的手筆。雖然看似無聊,但無可否認,正是這種改動,就是張衛健過去最賣錢、也最能體現張衛健特點的對白。而且在改動對白後,一般星級演員都不會預早通知所有人,只會讓對手臨場執生;但張衛健卻不一樣,會將改好的對白在群組中預先通知,好讓對手不會因突然出現的對白而無所適從。

    

徐榮大讚張衛健的才華之餘,亦特別提到,“唔係人人都做到,都要靠佢功力同江湖地位。”這最後一句其實才是真心話。正因為張衛健有過類似的成功往績,所以編劇及導演才會容許他將對白有所改動;要是換了其他演員作類似嘗試的話,大概兩句話未說完,已被導演叫停兼照肺。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