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衆年輕歌手舉辦向潘迪華致敬音樂會,年逾八旬的“歌太后”擔任導師,並獻出畢生的唱歌心血結晶——教你做一個成功歌星!

    

軒仔自稱中輩,指陳奕迅是前輩,那麼出道六十年的潘迪華,堪稱歌太后了。

    

“肥肥對我很好,聚會時會叫女兒唱首歌畀阿姨聽。”潘迪華憶往事,曾如此說:“欣宜像個小大人,唱《夢醒時分》很好聽。我對肥肥講,你個女唱得好過你。今次演唱會,我請欣宜唱阿姨的《聽歌學英文》。她說好鍾意,但唔知唱唔唱得到?我說,不用理會唱不唱到,最主要喜歡!”歌星盡情抒發潛質的秘笈:不要逼自己唱不喜歡的歌。

    

有年輕男歌手選唱潘迪華的嫁妝曲《蘇州夜曲》,卻唱不出“潘味”。歌太后問他:“你的歌中意境是甚麼?”“男女的戀情,在懷念對方。”潘迪華耐心逐句演繹:“江南月光裡,落花多情意,驪歌處處聞,揚帆蘇台西——這是懷念故鄉,我們這個時代,把蘇州當成水鄉威尼斯。時移境遷,境遷情變,歌手要感情敏銳,能成名歌,自有詩情畫意。”

    

七十年代,潘迪華自資製作音樂劇《白娘娘》,自言“蝕了麥當奴道十二個單位”。“你自己喜歡,覺得值得,就去做吧。”潘迪華的豪情壯志,成娛圈一時佳話。

    

“有小輩問我,為何這麼喜歡唱《兩條路上》?”潘迪華的歌唱藝術有兩條道路:“一條路跟着大夥兒走,另一條是我自己喜歡的。我做了幾十年,都沒有甚麼成就,我要兩方面兼顧。”

    

六十年來唱遍全世界,譽為“旅行歌星” ,有刻骨銘心經歷麼?“五十年代,在外國一流酒店或夜總會演唱,沒見到中國人。要到唐人街洗衣店,才有機會遇到同胞。那時像異鄕漂流,尤其過年過節,那些日子很傷心。不過,學到獨立自尊,學到做一個有修為的中國人,不要讓人看不起,我認為我做到了。”但願,老馬越老越有火!

    (歌呀歌 · 好繁啊:三之三)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