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安心偷食”事件,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曾指出,的士屬半私人空間,在的士車廂內安裝攝錄裝置有機會觸犯《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同時,私隱專員更以新聞稿呼籲事件中受影響的資料當事人向公署提出投訴,並提供有關資料;公署要接獲投訴後,才可以開始處理。

    

私隱專員所講的當然是常理,惟事件中的兩位主角此時此刻仍繼續深潛,門外亦有狗仔隊在守候,當他們連出街買飯都不敢的時候,叫他們如何到公署去投訴呢?而且若真去投訴的話,必須要將事件從頭至尾再講述一次,有可能爆出其他更多原本不為人知的事,這對兩個當事人而言,真的不殘忍嗎?

再加上很有可能要先後多次到公署更正資料,教兩個目前只能“潛水”的人如何走到專員面前去投訴?更何況即使進行了投訴,也未必能找到那位的士司機;縱然尋找到了,兩人的形象已經無法挽回。如此的話,投訴還有何意義?

    

日前提過的前港男梁裕恆博見報的事,同樣也在發酵。真是佩服他的堅持與勇氣,估不到被無線高層樂易玲斥責發神經,他都完全無視,還要跟唐詩詠隔空開火。

    

也許梁裕恆抱持的是缸瓦撼瓷器的心態,因為即使真的被封殺,對他而言也沒損失,反正他的名氣本就近乎零,即使往後不能再拍劇也不算有損失。而且他有份拍攝而尚未播出的有《機場特警》、《包青天再起風雲》及《殺手》,TVB當然不會因為這個人而重拍部分鏡頭甚或不播放;一旦播出這幾部劇集時,他卻會成為公眾注意的對象,依舊賺得關注。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