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卓林與同性愛人又再見報,話說二人因為欠交賓館租金,賓館東主報警求助,事件最後要吳綺莉出面擺平。看回傳媒的報道,事情經過頗荒謬。據報道稱,卓林通過電話向吳綺莉求救時,不停的講“我愛你,你愛我……”及至吳綺莉向賓館東主答應代繳清房租後,卓林與同性愛人即執拾私人物品離開賓館,卓林在上的士返回吳綺莉的大坑寓所前,跟記者說:“個個都係咁,一知道我係邊個,就畀人整蠱。”

    

卓林為求得到援助,向吳綺莉灌迷湯,講愛錫媽媽也算是正常。只是真難明白卓林為何會有被人整蠱的想法。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冇錢交租難道還要賓館東主免費讓她們居住?也許在卓林心目中,不少人都是欠了她的!

    

絕對相信,卓林自覺是成年人,所以才會離家出走甚至私下決定結婚。在法律定義上,卓林亦確有這樣的權利。惟既然自覺是成年人,便應肩負成年人的責任,不事生產之餘還要將欠交租說成被人整蠱,這真的說得過去嗎?類似的情況在她出走到加拿大時已發生過一次,其時她以英語拍片說:“已經去過醫院、食物銀行、LGBTQ庇護中心,全部都唔理我們。”既然不是加國公民,當地的機構自然沒有義務作出幫忙。同樣地,也不能因應性取向就認為LGBTQ庇護中心必須幫她們,除非她真認為全世界都欠了她。

    

甚至乎前天“一家三口”出動去銀行,卓林也只懂得樹熊般黐實同性愛人,絲毫不見兩人對吳綺莉有過任何較親近的說話及行為。而在求助時講過的愛,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也許真如俗語所講,子女的出生都是向父母討債。縱然真的如此,卓林也更應明白甚麼是“世上只有媽媽好”。且不說過去的眠乾睡濕、供書教學,單只是這次,要不是因為有吳綺莉作為後盾,卓林這刻與同性愛人大概早已被捕。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