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戲多年,滕麗名終憑《愛 · 回家》的“熊尙善”角色,競逐台慶頒奬禮“最受歡迎電視角色”等四個奬項。沒有絲毫激動,她說:“記得一位前輩曾經跟我講過:‘一個藝人要紅,阻都阻唔住;唔紅呢,亦捧唔起。’時也、命也!”

    

運到了,頒奬禮舉行同期,滕麗名第一次在新光演舞台劇《玻璃動物園》。導演張之珏與滕麗名沒有合作過,只是旅遊時見過幾次面,從旁觀察,總覺得滕麗名有一種懾人的內涵:“有含蓄的震撼力”。眞是緣份也,張之珏驚艷,竟然看到滕麗名跟惠英紅都有較高顴骨,臉形也相配,很想找紅姐與滕麗名合演母女,於是向老師鍾景輝提出,“OK!兩人會有火花的。”阿滕亦一口答應。

    

首次演出舞台劇,滕麗名事業的第三階段——讀完書即找到工作,在九九九報案中心接聽電話。她說:“有日搭車經過禮頓道,見到好多人排隊,原來是最後一天新秀大賽報名。我雖然沒有學過唱歌,但是不想一世聽電話。後來入了八強,再轉讀藝訓班旁聽生。”

    

無緋聞不成星,有些人寫滕麗名的感情,竟用“坎坷”兩個字形容。她即用手掃掃自己手臂説:“一聽到坎坷,我的毛管立即戙起來。冇人知道裡面發生甚麼事,總之,我冇做錯嘢。現在,各有各的家庭。”滕麗明信因果:“一個人做了甚麼都要負上責任。如果你對人好,對方不懂回報,就當上世欠了他。人與人之間非常微妙,無謂嬲來嬲去糾纏不清,前世因,今世果,沒有人會知道。”

    

事業穩步、結婚已五年,“對住老公,我好嗲,嗲到暈。拍劇日子,早上起床都會跟他玩,錫他一啖,幫他穿衣服,一起吃早餐,去旅行都由我安排行程。”標準的賢內助,“其實是鱷魚頭老襯底。”滕麗名自我形容,表面好嚴肅,氣場好勁,好似嬲咗成村人,“其實,我好容易應付,除非焫到我屋企人,咁我就一定同你死過。”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