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四屆華鼎獎已舉行,早被看好的吳謹言果然憑《延禧攻略》獲得中國古代題材電視劇最佳女演員獎,而周勵淇亦憑《再創世紀》中國當代題材電視劇最佳女演員獎,陳家樂則憑《東方華爾街》贏得中國百強電視劇最佳新銳獎。得獎者當然開心,但作為一個旁觀者,對於獎項要因應劇集題材以古代、近代及當代的區分,其實真的很難明白。

    

作為演員,演好被安排的角色已經很足夠,至於劇集的題材是古代、近代還是當代,完全不是演員能夠控制,而且若然所拍攝的是講述千年後的故事,難道又要再多出一個未來題材的獎項了嗎?

    

依據官方的說法,華鼎獎設有人物獎和作品獎兩個大類別,涵蓋電影滿意度調查、電視劇滿意度調查與演藝名人公眾形象滿意度調查,代表“老百姓口碑”,只是回望過去的華鼎獎主題卻經常改變,首三屆都是以“中國演藝名人滿意度調查”作為主題,但第四屆已是“中國電視劇滿意度調查”,第五屆則是“中國電影滿意度調查”,其後又有“亞洲演藝名人滿意度調查”、“全球演藝名人滿意度調查”及“全球音樂滿意度調查”等不同的主題,完全令人捉摸不透頒獎的對象是歌影視哪個層面。

    

當然也可以說華鼎獎的對象,但凡歌影視以及藝、名人公眾形象與操守都在涵蓋範圍之內,但若真的如此,範圍未免太廣,而且也難免會令人對當中的專業性有所質疑。正如香港電影金像獎,有一定的參選準則及範圍,評審都是業內人士,對電影有透徹的了解,同樣地獲獎者肯定跟電影業有一定的關係,在種種因素的相加下,獎項才能具有業界認同的代表性;不然的話獎項便只是淪為沒代表性、沒專業認同的一個獎座。

    

話說回來,當張達明、關智斌、苑瓊丹、林保怡及郭少芸等都獲得“觀眾最喜愛影視明星獎”的時候,香港的影視界一哥一姐難道就不受喜愛了嗎?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