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小圈子選舉塵埃落定,林鄭月娥以七百七十七票當選,而另一熱門曾俊華則以三百六十五票落敗。選前曾俊華一直民望高企,甚至領先林鄭達一倍之多,選前造勢大會,也反映出曾俊華在民間的支持。可惜小圈子選舉終究不是普選,勝負不在民望,在於中央。中央最後選了林鄭而非曾俊華,反映出中央對未來五年的形勢判斷。

在筆者看來,林鄭與曾俊華的同質性其實是很高的,兩個都是港英時代過度而來的官員,一個在英國讀書,另一個在美國,也都是政務官出身,一直升到司長位置。因此,很難說因為他們的背景中央會特別信任或不信任誰。事實上,在還未開始準備特首選舉之前,二人誰的立場是保守派、誰是進步派,根本就不能從其言行中看出來。那麼,假設二人反轉角色,或者也未嘗不可,因為他們只是代表著兩條不同的路線。由於制度設計上的限制,泛民候選人夠票入閘的,但勝算幾近於零,泛民不推舉本身候選人參選,而去年梁振英宣佈不爭取連任,即在特首選舉光譜裡面,可能出現的兩個「極端」已經被人為的排除。餘下的林鄭與曾俊華其實都是中庸的選項。林鄭代表的是中間偏建制路線;曾俊華是中間偏泛民的路線。

中央最終選擇的是中間偏建制的路線,當中有好幾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一,中央對香港建制派擔憂,經過一代人的努力,建制派的議政能力依然低下,繼續用公務員治港不說,如果香港政府走一條中間偏泛民的路線,究竟建制派是否支撐得住是個問題;二,中央不會完全跟民意走,在中央的角度看來,斷了梁振英連任的路,已經回應了民意,在下任特首的問題上,保留中央的決定權;三,需要考慮建制派內部的團結問題,突然改弦更張,會令建制派人士無所適從,不利將來中央發揮影響力。

中央選林鄭而棄曾俊華,對香港的管治也產生了壞影響。回顧過去香港的特首選舉,雖是小圈子選舉,但都是民調支持率高的候選人當選的,今次一反往例,會令港人更抗拒這套遊戲規則,更不信任中央,那就難以從根源消滅激進本土派。在管治的過程中,市民也會認為林鄭是不如曾俊華的次貨。在這個一進一退的過程中,我們不難發現,中央政府也在學習,學習做一個殖民地宗主國。北京非常清楚香港的利用價值甚大有一套西方信任的法律和金融制度,香港獨特性的維持非常重要,因此現時香港之於中國,就很像殖民地與宗主國之間的關係。中港之間,比二十年前,少了民族情緒,多了利益考量。若以民族情緒作考量,應選曾俊華,就成功把泛民招安,長遠對一國兩制有好處;但如果考慮實際國家利益,以現時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趨勢而言,應避免香港政局在短期內出現更多不確定性,不與泛民合作,維持現時的態勢,顯然更有利。

中央對未來幾年國內的經濟發展前景有憂慮,因此不希望香港有太大的轉變。同時中央可能估計林鄭是一個香港人可以接受的人物,從往績來看,她確實並不特別討人厭,至少不會像梁振英一樣四處點火。因此,她雖然不是港人最理想的領導人,也理應不會弄出像佔領中環一類的大麻煩,中央現在需要中庸人做特首。

作者: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