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海田

近年來,隨着中港矛盾升溫,香港所謂本土思潮,有些人很愛拿粵普之爭做文章。他們標榜粵語是香港的慣常共同語,排斥所有推廣普通話的教育政策,反對普教中,乃至歧視那些使用普通話作為日常用語的人。

以今屆香港中文大學的畢業典禮為例,校長沈祖堯以普通話致辭,後才以廣東話和英語,便惹來中大學生會的抨擊。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批評沈祖堯「令不少畢業學子猶如置身中文大學的深圳分校」,又聲稱「首個致辭(所使用的)語言有較重要之感,本應為本地母語或世界通用語言,決不會是來自北方某國的語言」。

這不禁使人覺得,中大學生會是否知道中大的辦校目的。相信中大的創校者仍然在世的話,看到這份聲明,必定氣炸了不可。對中大校史有一定認識的人都知道,中大的創辦人均是國內大儒,當中的錢穆、唐君毅、牟宗三,更是當代新儒家的領頭人物。他們具有強烈的中華民族認同和愛國情操,而且熱愛中國文化。

因此,中大創立的目的,除了傳揚中國文化外,便是要把中國文化融合到各學科,建立一所有別於英國殖民地體制的大學。中大學生會那班小頭目,若他們已拒絕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將中國文化視作所謂的「外來文化」,當日何苦要選擇中大就讀?

我們即使同情地理解,他們排距普通話的原因,源於他們認為現時港府推廣普通話的語文政策,正在破壞香港原有的語言生態,衝擊粵語在香港的中文共同語地位。可是,他們將普通話稱作「北方某國的語言」,顯然是無視粵語和普通話皆是中文的事實。

或許,這班學生排拒中共,也是他們排斥普通話的另一個原因。然而,最早把中文的北方官話列作中國共通語,其實是1923年北洋政府的「國語統一籌備會」,並將此稱為「新國音」。國民黨完成北伐後,繼續以此作為國語。中共得天下後,也沿用此一政策,並把「國語」改稱「普通話」,其目的是照顧其他少數民族的感情。

因此,以普通話作為中國的共同語,其實跟中共沒多大關係。不論你拒共還是不拒共,也不構成你不承認普通話是中文其中一種方言,乃至是中國共同語的原因。事實上,上面提到的中大幾位創辦人:錢穆、唐君毅和牟宗三,當年的政治立場也是傾向國民黨,但他們在中大任教時,一直都是用國語(即普通話)授課。中大其中一間創始書院,新亞學院的校歌,也是以普通話填詞和唱頌。

換句話說,沈校長先用普通話致辭,不論有無特別原因,但肯定是承襲先賢遺風之舉。中大學生會反普反上腦,拿粵普之爭說事,才是對中文大學最大的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