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柏瑜/亞洲青年民主陣線秘書、太陽花學運幹部


經過漫長的一夜,香港立法會選舉終於在5日中午完成開票。選舉結果出乎意料,選前民調一度告急的學運領袖羅冠聰、社運人士朱凱迪及從事民主教育的劉小麗,皆以高票勝選。有些人或許會解讀,這是雨傘運動後的一大勝利,但是這到底是誰的勝利,對香港的未來又會有什麼影響?值得深究。

 


台灣大部分民眾對香港政治生態了解不多,很容易會以台灣的藍綠政治版圖,試圖理解香港的政治結構,這樣的理解路徑會造成一定程度的誤解。香港的政治情勢比台灣更加險峻,行政主導的政策下,立法會議員幾乎無法提出法案,只能通過行政部門所提的預算、以及試圖阻擋某些行政部門提出的法案,在這樣的狀況下,許多人對於香港體制內改革的路徑充滿質疑,也讓社會改革的路徑更加分歧。這次選舉可以說是泛民基層派的重創,許多尋求連任的泛民派候選人落馬。


泛民派在香港已經有20多年歷史,對於基層組織工作的努力,像是街工、工黨長期的社區工作,以及對弱勢的照顧,或是人民力量及社民連對於基層民生議題的抗爭,仍是不可抹滅的。而泛民派中較偏中產階級的公民黨和民主黨,雖然席次並沒有減少,但票數也明顯降低,是一個警訊。面對香港選民「20年來全無改變」的質疑,泛民派可以說難以回應主流選民對於「中國因素」擔憂,這次選舉結果也造成泛民派出現資源短缺的困境,此後的基層工作如何持續,以及在對中立場上的表態與否,會是一大挑戰。選舉結果對本土派來說也是不如預期,原先預期能夠拿到4席,最後只有2席當選。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本土派不能等同於港獨,對於香港如何「獨立」,香港有非常多不同的討論,各自有不同的路徑。其中一個本土派大黨「熱血公民」強調的是「永續基本法」,也就是永久維持一國兩制,然而這次「熱血公民」只有1人當選,訴求港獨的「青年新政」也只有1人當選,可以說是本土派的一大挫敗。


我在香港觀選的感想是,香港的主流民意對現狀感到不滿,但對和中國關係的想像仍然模糊,因此雖然訴求改變是民意之所歸,但是對於如何改變、改變的路徑是什麼,大部分的港人仍然感到絕望。最年輕的候選人、雨傘革命的代表羅冠聰跌破眾人眼鏡,以第二高票勝選,對青年參政者來說十分振奮人心,但這是否代表這次的選舉是青年的勝利,我認為完全不是。


這次選舉,青年參政、世代正義並不是主題,甚至在非建制派之中,也有許多「青年經驗不夠、不該參選」的說法出現,而傳統泛民派、本土派的的世代交替仍然是重要的問題。朱凱迪、劉小麗、羅冠聰的當選,固然令人振奮,但是如何讓整體的民主運動能夠更進一步,才是最關鍵的問題。整體來看,雖然投票率及非建制派的得票數大幅成長,非建制派的席次卻僅增加2席,與其說是非建制派的勝利,不如說是非建制派陣營中的支持者流動了,提倡自決的聲音漸漸成為主流,非建制派中各種路線的對抗使其無法有更多突破,也難以翻轉目前建制派的優勢。


誠然,對中國的焦慮的確影響了香港的選舉結果,可以看到當選的候選人多數是提倡「自決」,高唱「香港的未來由香港人決定」,可以注意的是,本土派的選舉結果並不如預期,或許意謂著,港人在「渴望改變」的框架之下,對中國關係的態度仍然偏向保守,因此模糊的自決反而贏得主流的青睞。但在這個模糊的標語下,實際上真正的自決路徑為何?自決的主體又是誰?和中國的關係是什麼?則是這次新科議員必須要面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