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破風》中,職業車隊有破風手在最前頭開路,除了為最有競爭力的衝線手隊友擋風開路,有時還要施展誘敵計謀,令競爭對手提早消耗體力影響衝線成績。香港特首選舉塵埃落定,衝線手林鄭月娥七百七十七票高票當選,建制派全部歸隊,並無奇蹟出現。

老泛民天真期待可以在鳥籠框架下,選出一個溫和建制背景,而又被市民願意接受的新一屆特首。香港「眾志」在發表的聲明中說「林鄭月娥的當選儘管缺乏代表性和公眾支持,卻充分反映了中共完全操控香港選舉過程、嚴重干預香港自治的做法。」進一步分析,為何在困境下泛民無法找出改變局面的方法,在「袋住先」與「堅持原則」兩難抉擇?

特首的施政無能,人心思變,要用自己手中的選票,爭取民主權利。泛民主派認為二一四年的占領運動是公民覺醒的開端,二一五年區議會選舉和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結果,是反映港人不滿現狀,因此踴躍投票。可惜遍地開花沒有帶來民主的果實,反而讓中共看清了港人的底牌。

歷經占中運動、旺角騷亂和之後的宣誓風波,分別代表了「革新保港」、「勇武抗爭」和「走進議會」三條抗爭路線的潰敗。因為潰敗,所以即便曾俊華明確支持二十三條立法,對「八三一」框架含糊其辭,終審法院承認全國人大對於基本法有最終解釋權,老泛民也寧可接受。

對習核心而言,人大否決真普選,「一國」大於「兩制」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奠定理論基礎,市民對於特首選舉毫無參與感,參選人盡數支持為二十三條立法,也沒有民主派代表競選宣示真普選理念,三個候選人誰當選都差別不大。遺憾的是,泛民主派之間沒有互相尊重,淪為「本土自治派」和「本土革新派」各自盤算鬥爭。

特首四大條件「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說來說去只有「欽點」。「欽點」的特首與過去不同的是,香港當下日漸高漲的民怨與撕裂嚴重的社會,讓林鄭月娥根本不會有「蜜月期」來適應,這對新特首來說,乃是很大的考驗。

回歸將近二十年,香港已出現了經濟發展與貧富懸殊的弔詭,港府的運作也與社會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尖銳的對立和矛盾,在諸如自由、法治、民主、人權等問題上,香港公民的價值觀念訴求,於政治現實中幾度落空,都在無形中傷害著港人的福祉。

梁振英政府以鬥爭思維處理中港矛盾,誤以為只要站在中央這側,便能獲得執政的認可性與穩定性。結果,這樣做不但令香港社會更加撕裂,梁本人也成為任期最短的一位特首。過往的教訓已驗證,對於新特首來說,「一國」和「兩制」,「中央」與「民意」同樣都不可或缺。脫離任一方的支持,均是不切實際,也會讓自身的政治地位變得更加脆弱。

港人都在期待新特首能終結社會困境,而對於正處在轉型關鍵時刻的香港而言,也有賴一位具魄力及眾望所歸的特首來領導執行。林鄭月娥表示首要任務是想修補社會撕裂,但在當選不到二十四小時,即就二一四年占領運動向占中三子等九名人士,展開刑事檢控程序,並以《公眾妨擾罪》向他們起訴,引發市民痛批港府秋後算帳。香港一國兩制搖搖欲墜,也提醒全體國人,要更珍惜台灣民主。

作者:吳建忠/台北海洋技術學院通識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