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會抗爭連串、政治版圖大變化下,香港剛結束的這場立法會選舉,以如此高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數,令香港人自己都吃驚。然而這場選舉, 將導引出三條可能的政治前景,未來將讓以後香港的治港者、北京的主政者,更加的吃驚。

 


香港立法會選舉,可以說是既複雜又清晰,複雜的是一場一場選戰,清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選舉結果。選戰是老人要守,新人要攻,結果自然是有輸有贏,有退有進。
香港政治和香港的立法會組成,原來分野清晰,立法會分成建制派、泛民主派兩大陣營,這次選舉結果是建制派沒贏,泛民主派沒輸。因為從議席上來說,建制派沒能開疆拓土,還丟了好幾個,當然不能算贏。


傳統的泛民主派沒有輸,是因為守住了關鍵的三分之一。在香港過去和未來政改中,基本法列明需要有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支持,亦即是七十議席中要有四十七名議員贊成,才能通過政改議案。目前的選舉結果出爐,大泛民主派概念下,應超過廿六席,守住超過廿四席的「關鍵的三分之一」議席。


泛民沒輸、建制沒贏,但是香港議會政治版圖大變。由於香港還沒有政黨政治,議會政治是核心,所以議會政治版圖,影響和決定香港未來的政治版圖。


說版圖大變,是因為現在選完立法會後,冒出一個新詞叫「非建制派」。即在聽命北京的建制派外,出現由泛民主派、本土派、「傘兵」構成各擁山頭的不同派別。剛當選,就有政治素人出來說,各大山頭應該合組聯盟。如果合組聯盟能成,那麼對北京、對港府,將有極大壓力。這第一條新政治路線,不知北京看懂沒有?


當然,在歷經選戰的互撕互鬥之後,合組聯盟極度不易,還有另一條可能的政治前路,是形成未來立法會和香港政治中的新山頭主義。那種未來,就是選戰中的混戰再延續,在立法會中形成建制派的傳統左派、建制派的工商派、溫和泛民主派、激進泛民主派,以及本土派、雨傘青年派等。山頭林立,混戰不已,香港將更亂。


大勢不明,還有第三條政治前路,就是香港立法會退回青春期。這場選舉,現在不知道卅一萬的「首投族」中,有多少人出來投票,但透過太古城投票站半夜還流著汗、默默地堅持要投下一票的諸多年輕人來看,這屆立法會選舉出現了大範圍的「吐故納新」,年齡層大幅降低,至少香港立法會開始了新一輪的躁動青春期。


這三條政治前路,短期來看,將影響十月開戰的新立法會會期,也將影響來年三月的香港特首選舉,還將影響到來年七月一日北京將舉辦的的香港回歸廿年大慶。長期來說,影響可能更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