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去年11月政府一再加強政策壓抑樓價,但樓市已有抗葯性,並再次挑戰高位,現在又有些人說樓市已極度危險,但筆者一如既往對中港樓價投下信心的一票,因為筆者並不是用微觀的角度去分析樓價,什麼利率、就業率、供應量和負擔能力等,眼中全部只是芝麻,國家的勢頭才是大方向。

一個國家在上升軌和在下降軌往往是在天壤之別。中國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地王紛紛出現,每次都被傳謀、學者或對中國有偏見的人士大做文章,說高地價和高樓價是泡沫會損害經濟,削弱競爭力云云等,坊間大部人聽了之後又會全盤接收,不會細心思考,但市場並沒有如他們所願出現房地產崩潰情況,反而在九十年初的日本,在九十年代曾是全世界最高地價的地方,四分一個世紀連年下跌,它一如所大部份人所願地價和樓價跌了,又不見得日本的競爭力日益提升,這說明樓價的上升是建基於經濟的繁榮,繁榮的地方一定是高樓價,概念也搞不懂沒有資格談論樓市。

歷史學家喜歡用「巨輪」去形容歷史無法形容的法則,巨輪一旦啟動向某一方向行走,那力量之大無人能夠把它剎停,日本的巨輪方向是向下沉淪,中國的巨輪朝著太陽行走,用什麼經濟學、社會學和投資學去研究短期升降是浪費時間,因為巨輪的軌跡已出現了,只要順著它行去思考問題,正確答案很容易能找到。

最近有些朋友問筆者怎樣看明年的香港樓市,三個月前筆者曾用玄學的角度寫了一篇「樓巿升災」,說樓市會升到普羅大眾不能相信的地步,中原指數會升至180較現時高三成,就算特區政府鼓其「洪荒之力」也不能將它逆轉,最多只能盡人事減慢其升速。
 
人事是指新一輪的辣招很快出台,有人問筆者那裡來的水晶球可以預計政府何時出招,筆者謂:「一旦樓價突破去年高位,便會觸動政府官員神經,條件反射便是再動用行政措施去壓抑樓價,最便捷的途徑便是通過金管局增加首期付款和壓力測試,然後再考慮增加稅項。」

筆者預計當首付再增加,一層七百萬以下的樓宇,首期由現時的四成增至五成,一千萬以上的由現時六成增至七成,連同厘印費、什費等,香港人那有能力付出那麼多現金,所以筆者明言樓價升了,業主想要賣也賣不掉便是這個原因,只有財雄勢大的發展商能提供二按,才能將首期減少把新樓賣出,故明年樓市便可以用十個字「升到你唔信,但又賣唔出」來作總結,上了車的人在高速行駛中不能下車,他們是在被動式的推向富有,真是時也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