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邱立本
 
特朗普上台的蝴蝶效應,導致港獨失去美國幕後隱蔽支持?香港的命運,意外地與美國的命運連接起來。
 
特朗普上台,最終導致港獨失去美國幕後隱蔽的支持?也使得香港的反對派勢力,不會再有“美國元素”在背後暗中發功?
 
這似乎是國際政治的“蝴蝶效應”。美國政壇的變天,看似距離香港很遠,但它似乎就像一粒太平洋彼岸遠遠丟來的石子,在香港政壇激起漣漪。美國共和黨政府最新的對華政策,是否不會再延續民主黨的全球介入,不會在香港問題上與港獨或反對派暗通款曲、糾纏不清?
 
特朗普爆冷,成為美國總統,也意外地引發中美關係最新的想象空間。特朗普在外交上不再具有意識形態的包袱,不會再以“自鳴正義”的道德角度來處理國際關係,而是要管好美國本身內部的事情,廣結善緣。
 
香港近兩年所出現的港獨勢力越演越烈,肯定有它的“內因”,但香港媒體也發現,不能排除美國及其他外國勢力暗地支持的“外因”。
 
香港網媒“巴士的報”早在今年3月9日,揭發旺角暴亂事件的主角,被視為狂熱的港獨領袖黃台仰與梁天琦,就與美國領事館的人員會晤。同時,香港警方在旺角暴亂後搜查黃台仰的住所時,發現有50萬元的現金,都是1000元的“直版”新鈔票,更掀起是否外地勢力金援的聯想。
 
美國外交上的布局,其實和它在海外所建立的374個軍事基地有密切關係,都是要確保美國擁有無可置疑的軍事優勢。但特朗普當選,強調要將國家發展的目光轉向國內的建設。很多從中國回到美國的旅客,會赫然發現美國的機場、車站、橋樑等基礎建設都非常老舊,相對於中國日新月異的建設,美國更像是一個第三世界國家。如果美國的軍費和海外的基地費用能夠部分轉移到國內建設,就可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事實上,美國近年在全球各地介入的“政權更換”(Regime Change)的政治工程,最後都是弄巧成拙。從阿拉伯之春到推翻利比亞強人卡達菲,最後導致形勢失控,掀起非洲的難民潮,反過來反噬美國的利益,也導致整個歐洲受害,天怒人怨,也引起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肆虐,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今年美國也傳出介入土耳其的政變,推舉與美國關係更密切的派系,但事與願違,不但政變流產,並且倒逼土耳其與俄羅斯再續前緣,最終損害美國的利益。
 
美國如果支持港獨,或是成為泛民背後的力量,最後讓香港陷于“不可統治”的局面,似乎可以成為美國制衡中國的一個棋子,但香港若衰敗,其實也損害美國在亞洲的巨大商業利益,並毒害中美關係。特朗普上台,也許可以改變這種民主黨的外交思維。香港的命運,也意外地與美國人民的命運連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