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選前各民調都顯示曾俊華的支持度遠遠超前,但香港特首選舉出爐,北京屬意的林鄭月娥仍以極高的票數當選。這除了顯示中共黨意和香港的民意落差,也說明兩年多前香港民主派未能「袋住先」接受政改方案,恐是失策。

這次特首選舉,仍是由選舉委員間接選出。雖僅一小撮人獲准投票,稱不上民主,但過程仍是秘密投票,選舉委員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志投票,多少反映了香港人民代表的意向。較之以往的選舉,這次三位候選人有更激烈的競爭,選舉造勢和宣傳都見創新手法;尤其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與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之間激烈交鋒,整體選戰品質頗有進步,辯論的火花也提供港人思考未來方向。

這樣的選制當然不能令人滿意,但香港如果要追求更充分的民主及更有效的改革,下一步應該怎麼走,各黨派都必須冷靜思考。

首先,是「屋子裡的大象」──北京,對香港選舉的影響如何?北京的態度當然具有關鍵的影響力;但看待此事不能僅無力地說「還投甚麼投,當然就是林鄭了」,或隨著政治耳語「其實習並沒有偏好」,「中南海對港澳辦與中聯辦不滿」起舞,這都無濟於事。北京對香港的控制,早從港英統治時期就已經開始,控制水源、控制糧菜,香港選舉要完全隔絕北京的影響力絕無可能。但是,要說北京的影響力大到足以左右每一張選票,恐怕也是假話;否則,不會有四一七張選票「跑票」。

現在香港社會普遍憂心的是,北京對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已經質變,所以希望透過直選維持香港自治的正當性。但換一個角度看,正可能是北京感到香港已經失控,才要伸手干預。兩者互為惡性循環,使一國兩制形同具文。回歸基本面談,要保障香港的自由與法制,除了直選與民主,還要靠北京對一國兩制的承諾與尊重,兩者缺一不可。香港民主派充斥著理想主義,但考量北京在香港與全球影響力,香港各界的現實主義不能或缺。

其次,新任特首能否團結香港?香港各派都憂心香港已成為一個「撕裂」的社會,但至少在表面上還都呼籲要團結。林鄭月娥在當選感言中強調,她的首要工作是「修補撕裂」,有信心和泛民合作,「不論派別邀請賢能之士加入政府」,暗示會邀請泛民加入政府。她還強調,要針對青年的不滿,推動青年工作。

問題在,投給她的票幾乎都來自建制派,民主派選委幾乎都表明不會投票給她,這也意味林鄭月娥日後施政較難取得民主派支持。林鄭月娥當選時的民調,也較前三屆特首上任時為低,這是她必須克服的難題。所幸,現在香港各界普遍希望休養生息,彌平裂痕,因此「修補撕裂」尚有可為。

最後,我們也要提醒香港人,尤其是民主派,必須學習政治手腕和妥協策略,在迂迴中求取進展。三年前北京提出「政改方案」,同意讓選民直接選舉特首,但是候選人必須要得到北京的批准;結果卻因社會氣氛緊繃,民主派希望能一步到位,拒絕了政改方案。但如今回看,假如當時同意政改方案,這次選舉即使民主派沒有推舉自己的候選人,以曾俊華民調之高,五百萬港人普選仍有可能選出民主派支持的特首。

政治的成熟化需要時間,民主追求原就難以一步到位,審時度勢迂迴而進,有時比硬衝硬闖更能達到效果。儘管民主派仍然堅稱不後悔當初反對政改的決定,但是,當時若懂得退一進二接受妥協的話,便能「袋住先」,這次的特首選舉結果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香港政治近年受台灣的影響頗大,包括政黨運作、選舉策略,乃至學運和政治的呼應,都看得到類似的影子。但是,雙方主客觀條件完全不同,只能說: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