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一個英文字母,能令演唱會全場沸騰,容祖兒太靈氣迫人了。她將香閨原貌搬上舞台、扮怨婦春情難耐,發出少女吁天錄:我好想X初戀男友,但,佢唔X我。歌迷高叫:你X師兄(劉浩龍)嗎?“他不X我算偷笑。”

祖兒係乖乖女,好少講笑,只重唱。你估佢唔到,《My Secnet Live》果然貨色對辦,大講少女情懷總是X!粉絲神魂顚倒了。

“今晚,不要以為聽到《我的驕傲》,我會唱一些冷門歌。如果你們約同朋友來的不是我粉絲,可以出去買枝酒飮,兩小時好快就過。”傻豬豬啦,歌迷撲票睇演唱會,聽歌還要八卦私隱。當年“哥哥”講到明:“想聽我私隱呀?買飛啦,演唱會才大爆內幕。”果然,哥哥赤裸上身,汗油淋漓,“官式”宣佈出櫃。今天的十三屆歌后,也要講小姑居處獨無郎的惆悵,少女情懷總是X。

祖兒讀出十三歲時寫給初戀男友的情書:“九三年三月十六日,Dear嘟嘟嘟,你好嗎,我的字靚唔靚?値幾多分?點解我會X你,因為你可愛得意,可唔可以再乖些啊?不如你都寫信畀我,想知道點解你會X我?仲有三個月我就生日,可唔可以同我講生日快樂。”全場起哄……

“X,不是大家所想的意思。”祖兒一本正經揚揚手中舊情書:分手後,他交還給我,把信放在信箱,從此一刀兩斷。“十三歲時我好細膽,不敢講‘鍾意你’三個字。現在,我都好含蓄,但,可以用情歌來表達。”祖兒獻唱《新貴》,悼念去年離世的化妝師Arris,希望大家珍惜身邊人,慨嘆人生就如列車,同行的人有上有落,永遠捉唔住要走的人。

祖兒透露:“今次照稿講,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媽咪說我多了笑容。”又表示初戀情書係自己構思的,講以前沒講過的才夠睇頭:“之前搬屋時,見到紀念冊有封信,來了靈感,決定公開。X來又X去,初戀男朋友沒來演唱會,頭兩場師兄有捧場。”

祖兒好Q,太可X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