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田

大家若有閱報習慣,便會發現一樣很有趣的傳媒生態。市民同食環署爭執的新聞,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報導一次。由幾年前食環署沒收雞蛋仔阿伯的車仔,到小販因為逃避食環署打翻車仔,再到早前食環署票控外判清潔阿婆倒水,總之每隔一排便有這類報導。

新聞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7%B4%99%E7%9A%AE%E7%AE%B1%E9%98%BB%E8%A1%97-%E5%A4%A7%E5%9C%8D%E5%B0%8F%E9%A3%9F%E5%BA%97%E8%80%81%E9%97%86%E5%A8%98-%E9%81%AD%E5%A4%9A%E5%90%8D%E8%AD%A6%E5%93%A1%E5%9C%8D%E6%8D%95-%E6%92%B3%E5%9C%B0%E4%B8%8A%E6%89%8B%E9%8A%AC/
近日,又有這一類的新聞:大圍小食店一名老闆娘,因把紙皮箱放出了公眾地方,票控阻街罰款。據報導聲稱,老闆娘同食環署爭論,最終遭食環署人員及警員合力按地制服,鎖上手銬後拘捕帶走。通常這類報導,總有一個共通點:(一) 先有路人拍到部份爭執場面;(二) 轉述其他路人的反應或評價;(三) 轉述一些所謂「網民」的評價。
當然,這些評價通常是負面的,部份媒體更會將所謂「網民」的評價,大剌剌地寫在標題上。為何用上「所謂網民」,因為你通常不知道這些「網民」是誰,這些「網民」的言論有何代表性,甚至不知道這些「網民」,會否就是記者自己。不過無論如何,刻意轉述這些評價,某程度上反映了記者的立場取態,並有着誘導輿論的作用。
那麼,誘導輿論的方向是什麼呢?總括來說,來來去去都是這兩個:(一) 被拉或被罰的人,都是社會的弱勢,很可憐很慘;(二) 社會上有另一些人也觸犯同類法例,食環署為何不拉他們,是欺善怕惡。部份媒體,有時還會做些跟進報導,講述一下被罰或被捕者的家庭背景,籍此強調他們的弱勢,例如:阿婆快將七十歲,靠清潔的八千多工資過活,孩子都是傷健人士。
這種報導似乎想告訴大家,不論你做小販,你隨地倒水,你阻街,只要你是弱勢社群,食環署執法便是冷血。又或者,由於某些人觸犯同類法例沒被拉,案中主角便不能被拉,否則便是選擇性執法,即使負責處理檢控的人,未必是同一批食環。在這一刻,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便可置諸不顧;選擇性執法則不是兩者都應該拉的理由,而是成了某人不需被拉的籍口。
說回這次阻街罰款的報導,片主雖然批評食環署和警方行使過份武力,但是短片只拍到了老闆娘被捕的片段,卻並無拍到她之前有否跟食環署或差人的爭執。我們應否因為老闆娘是個女人,被捕時呼天搶地,便斷定食環署和差人執法不公?況且,有網友曾拍到事發前,該小食店在街上擺放的紙皮箱,差不多霸了半條馬路。顯然,該名老闆娘觸犯了《定額罰款(公眾地方潔淨及阻礙)條例》,食環執法何錯之有?
香港某些媒體,總把「捍衛法治」掛在口唇邊,另一邊則經常製造輿論,利用一些不完整的新聞訊息,利用煽情的報導炒作,甚至轉述一些所謂「網民」意見,刻意誘導輿論。不諱言的說,這種蓄意煽情的輿論生態,對香港法治帶來的危害,可能更大。
 
 
  
 
 
圖:事發前,小食店在街上擺放的紙皮箱,差不多霸了半條馬路。這是圖,證明那老闆娘本身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