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鄭繼永/復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

近日來,崔順實已經成為一顆南韓政治核彈,實實在在地在南韓政壇引發了巨浪濤天的一場政治海嘯。崔順實倉皇離境出走德國時留下的個人電腦,完全將朴槿惠總統的政治生涯變成了一場噩夢:電腦裡存儲的檔不僅有朴槿惠在德國發表的德累斯頓宣言等諸多演講稿,更有朴槿惠與各領域人士的談話內容,甚至有朝韓秘密接觸的機密情報、政府非公開檔等完全不可以轉存至個人電腦的內容,數量之多,令人咋舌。
 
面對危機,朴槿惠「揮淚斬馬謖」,先是命令青瓦台多名首席秘書官下課,後又親自出馬兩次道歉,後又「短信」辭退總理黃教安,提命新總理候選人。然而,在不斷的形勢面前,如此多的重量級籌碼都打了水漂。南韓的政局仍然一日千里,繼11月5日20萬人示威之後,首爾大學等名校、全國舞蹈家、藝術人先後連署,要求朴槿惠退居二線或下臺。11月8日,朴槿惠又上演一場 「閃電訪問國會秀」,與國會議長丁世均會談,宣佈放棄提名總理候選人,改由國會舉薦。

然而,這些舉動並未能平息朝野各黨的憤怒。與朴槿惠同屬一黨的新國家黨內部出現分裂跡象,而在野的共同民主黨(後簡稱「民主黨」)與國民之党(後簡稱「國民黨」)更是指責朴槿惠試圖以退為進,爭取脫身的時間。
 
崔順實醜聞已經成為了政治黑洞,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黑材料,關鍵的證據總在關鍵的時刻及時出現。這一醜聞波及面之廣、勢頭之猛已經超出想像,引發了南韓政壇的高強度海嘯。
 

朴槿惠的去向究竟如何?

作為總統,朴槿惠的種種舉動已經完全失去了國民的信任。目前來講,她的去向有著以下幾種可能。
 
首先,是朴槿惠的想法,職務就是一切,時間就是生命。從「短信辭退總理」、「突襲式任命總理」,再到「閃電訪問國會」來看,朴槿惠似乎做了精密的盤算,以退為進、以時間換空間,從不理會朝野各黨派放手國政的要求,到主動去國會宣佈放棄總理提名,接納「舉國中立內閣」的情況看,朴槿惠玩的是抬高期待後又放低身段的做法,試圖將總理人選權交出,搞「總理內治、總統外治」,總理負責收拾局面,總統仍然掌控外交與安全大權。只要總統這一職務在,未來的時間都可支配,挽回的餘地很大。
 
從新國家黨來看,醜聞導致了嚴重的連帶致命傷害,時間不等人,必須儘早切割,即讓朴槿惠脫黨。非朴系已經公開明確表示,「以新國家黨身份不可能進行明年的大選」。一直受朴槿惠壓制的金武星等人總算遇到了翻身的良機,在收編、圍剿親朴系的同時,重組的非朴系單拉大旗,與朴槿惠這艘「破船」切割、「重新出發」的衝動愈發強烈;在迅速斬斷與朴「汙名化」聯繫的同時,他們主動改名,儘快將保守勢力歸位,應對2017年大選。在此形勢下,除遭到點名要求出局的黨代表李貞鉉等核心親朴系外,70余名親朴系議員中多數已經紛紛向非朴系「投誠」。
 
對於在野黨而言,最優方案是朴槿惠下野或辭職,重新進行大選,第一大在野黨民主黨必勝。而次優方案則是由在野黨掌握充分國政權力的前提下,讓朴槿惠成為職務總統,總統「植物人化」,成立由青瓦台、總理、新國家黨、在野黨組成的「舉國中立內閣」,聯合處理剩下的任期。然而,這一方案風險很大,不但會給新國家黨喘息的時間,處於最高憲法地位的總統隨時也可能「僵而復活」,回收權力。因此,在野黨已經指出,朴槿惠閃電式訪問國會並提出總理由國會提名的做法是「一桃殺三士」,用總理提名來攪亂政局,挑起「人事之爭」來轉移「亂政之爭」。無論哪種方案,朴槿惠首先要做的是在政治上「放手」、退居二錢,連方案都不許提。同時,在野黨也在積極準備「倒朴」事宜,民主勞總已經申請參加11月12日的大遊行。

對2017年大選的影響

崔順實事件不僅使朴槿惠政府搖搖欲墜,也撼動了南韓政界,更會對大選版圖有深遠影響。
 
在崔順實事件的影響下,新國家黨的支持率一路下滑,再不止損,恐怕新國家黨在2017大選將毫無希望。因此,新國家黨最希望的是朴槿惠遲早脫黨,切割與崔順實事件的聯繫,止住出血口。新國家党五巨頭金武星、吳世勳、金文洙、南景弼、元熹龍等人紛紛要求朴脫黨,並籌畫重建事宜。
 
對於在野黨而言,崔順實事件簡直是天賜良機。不斷出現的新證據大大刺激了在野黨徹底扼殺新國家党選戰能力的欲望。事實上,崔順實醜聞對於在野黨而言完全是「天降利好」,在野黨也因此突然間「鹹魚翻身」,士氣大增。民主黨的文在寅(前代表)、金富兼(議員)、朴元順(首爾市長)、安熙正(忠清南道知事)、李載明(城南市長)等大佬也都連番上陣,要求朴下野或辭職。而國民黨的朴智元、安哲秀等派系也連放狠話,接連否定青瓦台提出的解決方案,意在製造相對長的時間,一方面等待新證據出現,一方面也在撕裂新國家黨,爭取更多的民意支持,並尋找更多的機會。但是,在崔順實事件溢出利益的分割上,民主黨與國民黨似乎也出現了不和徵兆。對於文在寅提出的要朴槿惠下野主張和措施,朴智元稱文在寅「錯認為自己已經當選總統」。
 
原先一直遙遙領先的大選新星潘基文,也必須避開被貼上新國家党或者親朴的標籤。對於公務員出身、在國內政治根基薄弱的潘基文而言,另開新店,吸收新國家黨部分勢力新建黨派也是一個重大考驗,潘基文的政治能力還無法承受和容納如此大的政治力量。
 
在目前的情況下,南韓的民心所向已經出現亂流現象,而黨派之間、黨派內部的鬥爭也會更加激烈,加上原本的慶尚(TK)、全羅、忠清、首都圈等票倉的不斷分化,根本無法預測哪一方會佔優勢。多方版圖的出現導致了更大的不確定性,形勢也愈發複雜。2017年的南韓大選將呈現出最複雜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