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首長選舉結果一如各界所料,選出了北京所屬意的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林鄭在由1194人所組成的選舉委員會中獲得777票,成為香港第一位女性特首,一方面反映北京對港政治意志的貫徹,另一方面也顯示代表香港精英的選委會人心思定。經歷了上屆不得人心的特首梁振英任內所形成的社會對立,港人或許應當認真思考如何把握新特首上台的契機,修復嚴重撕裂的社會互信,重拾流失的國際競爭力,彌補同北京中央政府的關係,避免自己所珍惜的“兩制”,在非理性的政治鬥爭里被“一國”所取代。

林鄭的勝出,說明瞭幾個無法迴避的事實。首先,“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讓北京對特首人選有絕對的影響力。因此,盡管在社會民調上不如主要對手,林鄭由於獲得北京的信任,最終贏得選委會的支持。第二,廣義的民主╱反對派雖然無法左右特首選舉結果,卻仍然擁有“敗事有餘”的抵制實力。換言之,如果他們選擇不與新特首合作,特區政府最終恐仍將一事無成。第三,相對於大陸而言,2017年的香港已經不是1997年的香港,北京不會因為擔心投鼠忌器,而只對香港採取懷柔政策。

動見觀瞻的香港首富李嘉誠在選舉前,就以“女媧補天”的寓言故事,道出香港當前急需修補社會裂痕的事實。在相當程度上,香港社會的政治撕裂,同年輕人買不起房,對未來看不到希望有關。導致這個現象的原因錯綜複雜,但無可否認的這是香港朝野必須即刻著手解決的問題。自2014年“佔領中環”抗爭運動以來,反對派與港府的對立陷入了惡性循環,後遺症至今還在困擾社會情緒。其中最大的副作用,在於政府無法全心應對全球化衝擊的挑戰,香港的國際都會地位也因此備受威脅。

在競選期間和勝選之後,林鄭一再強調會注重修補社會裂痕、抑制房價、改革稅制和提振競爭力。與其前任不同,林鄭對反對派並沒有採取對抗性的高姿態,她表示將不論派別籌組政府團隊,並且願意與泛民主派合作。林鄭作為特首的第一個大挑戰,無疑是如何處理7月1日的香港回歸20周年紀念活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屆時將訪港參與慶典,反對派勢必會利用這個機會動員來表達心聲。特區政府如何應對,或將決定香港朝野接下來的互動模式。

港人對“兩制”的堅持自然有其合理性,但是對香港利益的追求,也必須建立在政治智慧之上。香港立法會在2015年否決了特首選舉的所謂“813決定”,顯示反對派激進的態度。民主政治的核心精神之一正是妥協,特別是要求實力相對弱的一方。面對掌握政治優勢的北京,香港反對派決絕衝撞的姿態,固然能夠激起香港民氣,可是對於促進“兩制”所需的北京政治信任,卻有百害而無一利。梁振英的離去,給反對派創造了改正策略的機會,他們能否善用機會,將決定香港未來的政治走向。

北京和香港之間的政治互信,以及香港社會的裂痕,要修補當然非一朝一夕之功。從現實利害分析,改善這兩者對香港的重要性遠大於北京;若任其惡化下去,傷害最大的莫過於全體香港市民。堅持“兩制”同追求“民主價值”或許不盡然可以等量齊觀,如何根據現實有步驟、有策略地維護和促進香港的利益,才是評價港人政治成敗的標準。回顧香港至今的政治演變,最大的教訓或許是港人必須學會如何用妥協平衡抗爭。給林鄭一個機會,也就是給香港的未來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