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海關本月二十三日在葵涌貨櫃碼頭進行例行搜船期間,在一艘從台灣經港的貨船上,發現十二個以新加坡為目的地的貨櫃載有懷疑受管制物品。其中九個貨櫃裝有九輛裝甲車,其餘三個貨櫃則裝有一些作演習用的仿製軍事用品。涉事船公司辦理報關手續時,並沒有提及貨櫃內有裝甲車等軍事裝備,故沒有向貿易署申請進口或出口許可證,此事當即成為國際輿論焦點。由於這是外交事件,而且還涉及到兩岸關係,而按《香港基本法》和「錢七條」的規定,都是屬於中央政府的權限,香港特區政府無權處理,因而相信將會由外交部出面交涉,國台辦可能也會在幕後提供事件中涉及台灣方面的背景資料。當然,不排除在中央作出處置決定後,交由香港特區政府宣布,並由香港特區海關對新加坡前往處置的人員執行處罰決定。這樣做,相信有利於提高香港特區已經因「港獨」、「假宣誓」、「佔中」和「旺角暴亂」等事件而導致受損的「一國兩制」形象。

經過幾天來的調查,該事件應該大致上弄清了輪廓,那就是新加坡與台灣當局執行本年度的「星光計劃」後,新加坡將參加演訓的武器,包括裝甲車等,運回新加坡。但蹊蹺的是,運載這些武器物資的貨輪不是直接駛往新加坡,而是先後停經屬於北京中央政府直接管轄的廈門、香港,這在蔡英文上台後兩岸關係迅速冷卻的時空背景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而且更耐人尋味的是,在停經香港時,竟然將之卸落碼頭的堆場,卻又沒有報關!——-本來,香港作為重要的貿易自由港,原則上各種貨物在香港來回轉運都是自由進出的,只是後來因為反對軍火黑市貿易的需要,才專門對於戰略物品實行管制。但這些裝甲車倘是裝載於船上,若不「落地」就不需申報。而現在既然後被船上人員卸貨至岸上,就要受相關法例規管。按照香港法例《進出口條例》規定,進出口、轉口、經香港特區轉運的戰略物品,必須取得工業貿易署署長簽發的許可證。任何人如非根據並按照進口或出口許可證的規定而進口或出口任何戰略物品,即屬犯罪。經簡易程序定罪,最高可處罰款五十萬港元及監禁兩年;經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處無限額的罰款及監禁七年;以及所有被搜獲的違法戰略物品,都會被強制充公。貨主這樣做,在客觀上就是「自投法網」。

外媒說,這批戰略武器是在貨輪停經廈門時,就已經被中國大陸的情報機關偵知的。但為避免傷害中國與新加坡的關係,因而沒有在廈門「出手」,而是通知這艘貨輪的下一站——香港特區的海關,在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處理的政治敏感度將會低些。香港海關以例行巡查的名義揭發此事件,但卻以比例行巡查更嚴的程序及更多的人手,調查這些「貨物」,並以前所未有的「與媒體合作」的態度和手法,公佈該案件,讓中外媒體都能圖文並茂地予以報導。這立即讓台灣當局和新加坡都陷於無比尷尬之中。新加坡已經派出一隊軍人前赴香港處理,但香港海關還得聽北京的。處理方式可大可小,倘是向司法機關起訴,並以「走私軍火」定罪,所有武器物資將被沒收,有「洩露機密」之虞,還將被罰款,甚至還將會遭到通緝付運人;倘是以「誤會」定性,即可放行,那就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如果是在中國與新加坡的關係較佳的歲月,可能是採用後一種方式處理。但最近新加坡對中國的態度極不友好,尤其是在南海糾紛事件上,新加坡本來並非是聲索國,但卻跳得老高,後來在菲律賓都不再強調「南海仲裁案」,新總統還跑到中國輸誠,連利益相關的越南也降低了調子之下,新加坡卻仍然是在叫喊必須執行那個非法「國際法庭」的仲裁!因此,說不好中國將會充分利用此事件,敲打新加坡一番。

而此一事件更嚴重的是,新加坡與台灣當局的「星光計劃」,過去是新加坡出動兵員及消耗品,台灣當局提供武器裝備及營房。但今次運回新加坡的,卻是裝甲車,而且還是較為新式的AV-81泰瑞克斯型號,其機動性佳,可全方位監察四周環境,車頂設置的槍炮屬全自動,並非如舊式裝甲車般,需要士兵在外面操控,可減低性命危險。那麼,尚未啟運的同類裝甲車,是否就索性留在台灣,等於是「贈送給台灣當局?

此事態非同小可,難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特地強調:「我要重申的是,中國政府一貫堅決反對我建交國與台灣地區開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包括軍事交流與合作。」由此,就可知香港特區海關的高調揭發此一事件,完全是配合中央政府的外交鬥爭,及向企圖與「非邦交國」發展軍事關係的蔡英文施加壓力。

本來,在新加坡與台灣當局「建交」時期,新加坡鑑於其領土幅員較小,無法進行軍事演訓,因而李光耀籍著與蔣介石父子的友好關係,提出在台灣訓練新加坡武裝部隊的請求。一九七五年四月,李光耀與蔣經國簽署了一項絕密的軍事交流與合作協議,即「星光演習及星光計劃」。根據協議內容,新加坡組建一支由步兵、砲兵和裝甲兵組成的部隊,定期輪流到台灣訓練,俗稱為「星光部隊」。其中陸軍在屏東恆春、雲林縣默林基地,砲兵在雲林縣斗六基地,裝甲兵在新竹湖口基地,空軍防砲兵則在屏東基地。

新加坡在一九九零年與中國建交後,仍不停止「星光計劃」。二零零一年二月,還與台灣當局簽訂了新協議,除繼承原來「星光計劃」的內容外,新加坡還把包括主戰坦克、「鷹式」防空導彈在內的武器運到台灣參與演練,而台灣則派出C―130運輸機飛行員到新加坡受訓。台灣軍方之所以免費為新加坡訓練軍隊,主要是出於政治需要,即藉此密切與新加坡的軍事關係,深化雙方的政治關係,甚至是透過新加坡購買新式武器。不過,前往台灣參與演訓的新加坡軍人,則從過去的每年一萬多人,減少到三千餘人。新加坡還與澳大利亞、南非等國家簽署借地演訓軍隊的協議,甚至曾經探討在中國海南島演訓軍隊的可能性。另外,新加坡也曾與領受對台作戰任務的前南京軍區,進行聯合演習,含有某種宣示意義。

因此,倘是逆向思考,也不排除今次新加坡「有意無意」地洩露其從台灣撤回新式裝甲車的行踪,以表達將逐步結束與台灣當局合作「星光計劃」的意向。實際上,新加坡是將民進黨當局與台灣分隔開來的。一方面,民進黨的宗旨和作風,正是新加坡管治方式的對立面,因而防避民進黨的「價值觀」進入新加坡,李光耀父子雖然對台灣有感情,並不等於對民進黨也有感情。另一方面,民進黨「扁朝」時的「外交部長」陳唐山,曾經咒罵新加坡是「鼻屎大的國家」,「浪趴國家」,氣得新加坡要趕走台灣駐新加坡辦事處的官員。正因為如此,當蔡政府要派遣黃志芳出任駐新加坡代表,並計劃在此指揮「新南向政策」時,新加坡就公開表示反對。就此而言,也不排除新加坡是使用「苦肉計」,故意以此方式曝光「星光計劃」,引發國際注意和北京反感,新加坡就此趁勢完全退出。

當然,更不排除新加坡在中國已經建成巴基斯坦瓜達爾港,並將與馬來西亞合作興建皇京港,將會分流新加坡港約八成的轉口貨物,而且特朗普已經宣布廢棄「TPP」之後,嚇傻了新加坡,因而不得不收斂囂張氣焰,向中國低頭。第一步,就是從台灣撤回所有與「星光計劃」有關的武器設備。

倘果如此,對蔡英文就是當頭棒喝,使得她的「新南向政策」更難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