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鄰埠傳媒報道,四百萬元內的超迷你單位成為了香港樓宇巿場的主旋律,這些樓盤推出的單位面積不足二百平方呎,佈局和用料似公屋,然而,在“上車難”的年代,這種受到批評的商業產品仍不缺巿場。

這些單位設計全採用開放式,形狀千奇百趣,包括長型、手槍型、扇型等,密集程度猶如一堆並排的貨櫃。

有測量師指出,一個實用面積一百九十三平方呎的單位,扣除廿二平方呎的露台及十六平方呎的工作平台,室內實際只有一百五十五平方呎的可用空間,如果單位內放置一張正常的雙人床後,已難以放置衣櫃,令住戶缺乏儲物空間。

亦有室內設計師指出,空間的使用仍需考慮單位內的動線(動線是指空間的一個點到另一個點的路線設計,基於安全考慮,動線上不應擺放任何家具),所以購買這類單位不能只看面積數字,必須考慮單位的佈局,能否至少滿足用膳、寢區和儲物的三大基本生活需要。

為了找出這種樓巿新產品的極限,有設計師造了一個為一家三口生活的室內設計構想,由於單位沒有房間分隔,只有一個既是廳又是房的空間,設計師的方案是使該空間能按日間與晚上分別作為不同的使用功能,空間主要放置長沙發、電視和櫃,日間用作“客廳”,由於單位樓底高,在“客廳”上方設置雙人床作為“主人房”,而晚間“客廳”內拉出單人床,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單人房”。這樣的設計雖然能解決一家三口的居住,但缺乏私穩與舒適度。

這種“地獄式劏房”引起了我的思考:究竟為何民眾的生活會變成這樣?是經濟發展的代價?如果是因經濟發展,那麼發展的目的是甚麼?另外,為何發展商能建這樣的樓宇?建築師又能否盡其社會應有的責任?

幸好,在我們的小城,由於建築條例對居住空間有最小面積的規定,加上仍然執行“街影”條例,居民的生活空間與“陽光權”受到一定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