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的湧現正漸漸影響紙媒,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令傳統紙媒都難逃銷量大跌的厄運。支持不住的被迫結業,仍然繼續經營的則除了出版紙媒,同時也會推出網絡版,希望同時吸引住紙媒和網媒讀者。


這都是拜智能手機功能和網速的提升所賜,人人可以拿着手機去到邊看到邊,不受地點、時間限制,而且收到的消息是隨時更新,比傳統報紙、電台、電視快得多。


近日與香港紙媒朋友談及有關採訪新聞的手法。由於過去記者都會收聽「差佬機」,即是警察對講機,警方若接到報案,會通過對講機調派警員到現場調查,這些對話會被記者收到,便成為新聞線索來源,記者就會第一時間出發趕赴現場,快的話,會和警員差不多時間到場,常常採訪到突發新聞的第一手消息。但自從警方改用數碼對講機後,過去所用的無線接收器已沒有作用,要採訪突發新聞只能等待警方通知,如此一來,便再不能第一時間到場了,因而未能採訪到第一手資料。
雖然記者沒法及早到場,但由於人人有手機,發生新聞現場附近的人,往往都會拿起手機拍照,然後傳給媒體,而且拍的人不只一個,傳給媒體的相片竟有多個角度,比記者親自到場拍攝的更多。事實上,網上社交媒體經常都有社會突發新聞短片或照片傳來傳去,比報紙還要快。


過去要辦一家報社,須花很大的人力物力,還要有足夠的廣告收入才能養活,現在辦網媒相對容易得多,可以減少大量皮費支出,少至數人,多至數十人就可以將網媒辦起來。特別是香港社會嚴重分化的時刻,人們都爭着發聲,於是出現不少網媒。例如偏向建制有「時聞香港」、「講人港地」、「G報」、「橙報」等,另外還有「立場新聞」、「852郵報」、「香港01」、「線報」、「輕新聞」、「熱血時報」、「100毛」、「謎米新聞」等等。特別是「香港01」,新聞觸覺不錯,常常有獨家料爆,引起網友與新聞同行刮目相看。


網媒雖多,但記者地位卻未受重視,不少政府的新聞發布會不接受網媒記者採訪,也許是這個原因,部分網媒還另有印刷版,例如「香港01」和「100毛」都有周刊,記者採訪時對方不能找藉口拒絕。


除了網媒,網台也受人關注。過去我們用收音機收聽電台節目,現在有新選擇,是收聽網上電台,香港多位名咀,包括鄭經翰、黃毓民、蕭若元,早就設有網台,各有擁躉。網台的特色是靈活,不受傳統電台的限制,講者肆意口沫橫飛,甚至夾雜粗口「三字經」,還常常出現不同名咀隔台互罵的情況。我喜歡收聽的有「花生台」,此台講者多是政治人物,論政居多;有一位騎呢婦人林依麗也有個「EETV」,我會間中望望,輕鬆一下;近來老朋友,作家沈西城在出版界翻生走紅,而且頻頻現身網台,就各種話題口若懸河,叫我眼前一亮。


網台月旦時事的多,也有談及文化藝術。有一個新網台頗受關注,叫「城寨」,點激率超高,我也常常是此台聽眾。此台主要主持人劉細良,在某政黨內做研究工作多年,後來做過傳媒,亦曾入政府當過官,在其暢談中可知他是個愛看書的人,學識豐富,遠的歷史,近的社會問題,他與嘉賓一唱一和,聽眾既可增長知識,又可助洞察時弊。


「城寨」有個特點是「很長氣」,一談就談上數小時,在家中利用WI-FI上網收看沒問題,但用手機在外收看,節目未完,流動數據已爆燈。


作者: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