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2016年,喜迎2017年,預料,今晚全台將陷入跨年倒數熱潮,從中央到地方的跨年晚會,拼的是氣勢,比的是排場,隨著煙火燒掉的,是大把大把的鈔票。

璀璨絢爛的煙火劃破夜空,舞台上主持人倒數計時「5、4、3、2、1」,大家互道新年恭喜,萬事如意,跨年節目持續演出,每年照本宣科,行禮如儀,如此這般的場景,今晚又將席捲全台,年度噩夢,年年持續上演。

根據近年來政府採購公報資料顯示,每年全台各地方縣市政府舉辦跨年晚會,編列公務預算動輒破億,不僅有煙火預算,還邀請大牌藝人站台,儘管各縣市政府財政吃緊,卻捨得花大錢舉辦跨年活動,毫不手軟,大有拚場互別苗頭的意味。

地方政府砸下重資舉辦跨年晚會,行之有年,引發正反兩派意見激辯。贊成的一派主張,縣市政府舉辦跨年活動,花的是人民公帑,地方首長大秀個人政績,行銷地方文化創意特色,堪稱另類的文創產業活動,同時也能讓民眾感受到過年歡樂的氣氛,並且帶動周邊商機,一舉數得,多重效益,何樂不為?

持反對意見的一派則認為,國家財政左支右絀,國債破5兆元大關,全台地方政府舉辦跨年晚會,卻在短短一晚燒掉上億公帑,令人傻眼咋舌,一場跨年煙火引發論戰,觀點互異,見解兩極。

從台灣頭的基隆,跨年晚會一路辦到台灣尾的屏東。為吸引人氣,各縣市力邀藝人助陣,砸下重金,拚場較勁,花招百出,各顯神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六都和地方縣市政府,鄉鎮縣轄市也各自舉辦跨年晚會。等同於一個縣市境內,跨年夜當天晚上同時就有多達好幾場跨年晚會同步登場,疊床架屋,重覆耗費,莫此為甚。各縣市地方政府頻頻喊窮,舉辦跨年晚會卻是卯勁力拼,人民納稅血汗錢,大把鈔票當柴燒,虛擲公帑,可見一斑。

除了跨年晚會的存廢有必要檢討,包括隨後登場的元宵節燈會,也都需要重新檢視,時值景氣寒冬,台灣社會新鮮人青年學子起薪22K,僅是鄰近韓國、日本、香港、新加坡職場新鮮人待遇的三分之一,全台縣市地方政府幾都是財政赤字,寅吃卯糧,此時此刻又要大手筆斥資舉辦跨年活動,無疑是打腫臉充胖子,儼然鴕鳥心態,荒唐至極。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政府花錢,理應花在刀口上,如果把跨年活動的經費,拿來辦平實的藝術文化展演活動,推廣一些更有深度的人文內涵的閱讀或電影欣賞,深化台灣人民的精神內涵,移風易俗,這樣對台灣的文化建設,道德提升可望裨益良多。
 
來源:台灣真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