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今年的美國大選,特別是總統選舉,國人恐怕是空前的關心。不過,這篇短文並不關心誰會最終贏得總統職位,而是關心為何特朗普在中國會有眾多的支持者。筆者認為,支持特朗普大概有六種心態。當然這六種心態是可以相互交織(或者相互強化)的。


這六種心態又可以分為兩個大類。


第一大類的心態可以稱作為「科學實用性的(scientific instrumentalism)」心態。


這其中的第一種心態可以是說是一種「motivated bias」——有些人由於預測過特朗普要贏,因而希望他贏,這樣可以宣稱自己的預測準確。當然,這些預測特朗普要贏的人士,也有可能具有第二大類中的幾種心態。具體是否有不同心態的交織,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這其中的第二種心態是一種「實驗」心態。從「實驗」的角度來看,希拉莉做美國總統不會有太多驚喜。反倒是特朗普上臺可能驚喜多多,比較好玩。


第二大類的心態可以稱作為「價值實用性的(value-based instrumentalism)」心態。具體而言,可分為四種心態:


1.從內心認同特朗普:他心直口快,不講政治正確,體現了職業政客不同的風格,喜歡他在電視節目《學徒》那裡的強勢拍板的感覺。


2. 因為希拉莉對中國太強硬而不希望希拉莉獲勝,而特朗普似乎不見得非要和中國過不去。至少他表示不會和俄羅斯過不去,而俄羅斯和中國關係不錯。


3. 希望特朗普把美國搞得一團糟,甚至比小布希還要糟糕。這樣能夠為經濟正在下行的中國贏得至少4年的新「戰略機遇期」。


4. 想看美國民主的笑話。試想一下,如果地球上最牛的民主國家最後選了特朗普這樣的一個人做總統,那美國人還有什麼可以為自己的民主系統自豪的!


【後話】


關於具體的選情和最終的選舉結果,其實筆者並不是特別關心。不過,我二月份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政治系做完演講與師生們共進晚餐時曾說過(伯克利和整個加州素來都是民主黨的領地,以至於特朗普在大選階段根本不會去加州競選),民主黨確實有可能因為不選桑德斯做總統候選人而最終輸掉總統選舉(我也在微信圈說過)。我的理由主要有兩點:


第一,美國民眾正在進行一場和平的反抗,因此兩個黨都面臨非建制派候選人崛起的挑戰。共和黨的非建制派候選人最終在初選獲勝,而民主黨則成功地打壓了桑德斯(很大意義上來講,許多民主黨人包括奧巴馬本人都覺得,欠希拉莉一個總統職位,至少她應該是候選人。畢竟,沒有奧巴馬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希拉莉早在2008年就是美國總統了!)。這樣的結果意味著,民主黨沒有認清楚美國民眾的情緒趨勢。


第二,希拉莉是一個有很多包袱(或者說缺陷的)的政治家,而且似乎她不容易體會美國民眾試圖改變美國的政治經濟格局的情緒趨勢——因為她本質上是一個精英主義者。


當然,我對最終的結果沒有做任何預測,因為我已經試圖將選舉預測科學化了。那麼如果我也依賴目前的民意調查來預測,那我和你們的預測就處在同一個水準了!


作者:唐世平/上海復旦大學陳樹渠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