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的記者姐姐問,這次來香港和上一次來應該看到很多改變吧?


上次來香港是將近20年前,那時還小,看到什麼其實也記不得了,但這個城市卻似乎從沒離開過我的記憶。


日前出差到香港訪問將到本地開唱的張學友、譚詠麟,在車上和另一位記者大哥聊到訪過的亞洲城市。被其他同行稱作老香港的他近期戀上首爾,我羡慕他能說一口流利廣東話,他笑問這有什麼好的?現在大家都在學韓語,香港娛樂也沒過去興盛了。


但香港還是我這代人集體記憶中的一塊。


小時候在電視上看不停重播的香港老電影,讀書時期追看港劇,就算沒來過,這些其實都在我心裡建築了一座香港,甚至隨時間推移改頭換面。


我不是一個香港通,甚至還要記者大哥解釋附近的地形。但一聽到名字,心裡那座小小文化地圖也就浮了上來。


這是林青霞住過的尖沙咀;很多明星舉辦活動的九龍公園;很多電影的背景的天星碼頭。


那晚和朋友在碼頭吹風,對岸是華燈璀璨的香港島,一旁有年輕人街頭賣唱,微咸的海風裡還有一點晚餐炸排骨裡的薑味。


和一點陌生的安心。


在譚詠麟公司樓下的茶餐廳喝飲料,等他開會結束後受訪。


閒聊時談到上一代的香港明星中文說得都還不錯,但對自己和工作的要求很高,連帶媒體的專業他們都很強調,沒準備就要訪問根本是找死。


在譚詠麟公司的辦公室裡,走出來的是很熱情友善的譚校長,在小小的會議室桌子前,很認真地接受訪問 。


區瑞強曾提到譚詠麟是很調皮的朋友,有次請他教滑雪,他把區瑞強騙到山頂,要他直接從最難的路線開始滑,區瑞強摔了好幾跤,但也學會了滑雪。


這段形容立刻和坐在對面那位不時丟一些笑話逗我們笑,不時熱場的男人對上了焦。


也許香港娛樂不如過去,但那個年代巨星的專業和風範,是近年的天王天后難以取代的。


訪問中他也提到了一些已故的香港明星,有機會能捕捉到那一代巨星的風華,很慶倖。


2016年英國脫歐,昔日帝國在東亞的最後一抹餘輝也在近年腳步艱辛地捲入政治風暴。但離港那日清早,走到海港城吃早餐買東西,走過身邊的港人看起來忙碌且生氣勃勃。


在誠品買了區瑞強的書,記者大哥驚訝說他是資深的香港民歌手,年輕人怎麼會有興趣?


其實也就因為當中的照片和人名,牽動一些回憶。流行歌曲、電影、電視……上個世紀以來,港臺流行文化很奇妙地在華人世界架構出一個想像的群體和城市。
就如我,20年沒來,香港卻不曾離開過。


回機場的路上,記者大哥問司機是否有區瑞強的歌可以播給我聽。司機側過頭,露出抱歉的微笑說沒有。


車子駛上高速公路,收音機傳來周興哲的華語歌《你,好不好》。這時九龍的摩天高樓已被遠遠拋在後頭。


作者:張承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