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參與一場不公平而且必然失敗的選舉,往往是全世界民主運動者所面臨的艱困兩難。如果缺席抵制,就拱手讓出難得的機會,無法宣揚理念亦或是向執政者施壓;但若貿然參與,就等於幫不合理的體制背書,摧毀了過去所堅持原則。面對即將到來的3月26日的特首選舉,香港的反對派選擇了不參與也不抵制,反而讓自身陷入萬分尷尬的處境。

香港的特首選舉向來是小圈子選舉,由少數選舉委員來決定;在過去,北京總是可以透過其代理人或工商業界來讓其口袋人選順利當選。即將卸任的梁振英在2012年獲得過半的689票當選,因此批評者總是以「689」的渾號來稱呼,而且很多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長都會說自己的票數比特首還多。

面對這種假選舉,香港的反對派曾在2007年與2012年推出自己的候選人,公民黨的梁家傑與民主黨的何俊仁都是備受敬重的政治領袖,而且他們都聲明自己的參選就是要彰顯現行制度的不公義。乘著兩年多前的雨傘運動氣勢,越來越多香港人開始關切特首選舉,再加上不孚眾望的現任特首,反對派積極參與,在1200席的選委中,拿下來超過320席。然而,這樣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卻平白流失,因為反對派選擇了幫兩位親北京的建制派候選人背書。

公民連署竟惹批評

原先,香港反對派以反梁振英為號召,現任特首被批評為「一左二窄」,連保守派的盟友都得罪光了。沒有想到梁振英去年底突然宣布不尋求連任,反對派頓時喪失了目標,陷入進退維谷的兩難。隨著北京陸續釋出中意林鄭月娥的訊息,而且林鄭也表態要延續梁振英的路線,反對派選委決定將提名票送給了曾俊華與胡國興兩人,以確保兩人都可以進入小圈子選票。但是曾與胡兩人難道是香港民主運動可寄託的選項嗎?曾俊華主張要以先易後難的方式來落實《基本法》23條,但是這項空泛的國家安全規定等於是斷送了香港的人權與法治。2003年的空前七一大遊行就是要阻擋23條立法,支持曾的香港反對派等於自打嘴巴。胡國興是退休法官,也是著名的保守派人士,但是他突然高舉反梁的旗幟,這樣舉動卻獲得反對派的青睞,還要特意分票以確保他可以被提名。

在雨傘運動爆發之前,八十幾萬香港人參與了電子公投,明確要求特首候選人可以由公民連署。先前也有主張,反對派的選委在現行體制下納入公民提名的精神,連署讓獲得一定程度支持的人士參選角逐。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決定爭取三萬多公民連署,以競逐特首。長毛當然不是想要當選特首,他的舉動就是阻止反對派自毀長城,認可所謂的「兩害相權取得其輕」的權宜之計。沒有想到,長毛被反對派大力批評,連署也只有獲得兩萬多公民的支持。

總之,今年是香港的主權移交的三十周年,北京統治者向來排斥西方民主,這不令人意外。但是香港至今仍未落實真正的民主,懦弱而膽怯的反對派也得負起一定程度的責任。

作者:何明修/台大社會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