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剛剛結束,這是香港歷來最激烈的一次選舉。投票人數大增,在晚上10點半投票時間結束後,仍有大批市民等候進場投票,有票站更在凌晨2點半才完成所有的投票程序。

 


隔天的清晨,我一面關注點票的最新情況,一面收到一些馬來西亞朋友對於這次選舉的疑問,包括為何某些資深議員會落敗,而某些新人卻能成為票王。


誰勝誰敗自有複雜的因素,除了候選人能力特質、過往政績背景,還有動員選民的力量。馬來西亞選舉採用「簡單多數制」,得票較高的候選人就能獲得議席,至於得票較低者,即使獲得相當高的票數,哪怕拿到49%選票,只要不是最高得票者,也無法得到議席。這也是本地學者與非政府組織長期批評「簡單多數制」的原因:勝者全拿,就無法反映選民的意願,而且選舉舞弊也較為容易操作,增加作弊的機會。


至於香港的選舉則採取「名單比例代表制」,政黨或參選人組成參選名單,每個地區按人口分配相應數量的議席,如人口較少的香港島選區有6席,人口多的新界西選區有9席。選民只需要投選一張名單,到點票時計算出有效票數的總數(例如1萬票),再除以議席數目(例如5席),只要是獲得2000票的候選名單便能奪得一席。


這種投票的方式有利小黨參政,議會難以出現一黨獨大的情況。但是,對於選民來說,投票除了投選自己屬意的候選人,還要考慮到候選人的受歡迎程度。像新界西選區,得票最高的是民主自決派的朱凱迪,他一人獨得八萬四千多票,但因為得票太高,導致其同屬泛民主派的另一名單候選人──工黨的李卓人無法成功連任,取而代之的是勝選後馬上感謝中聯辦的何君堯。


如何能善用選票,讓最多非建制派的議員進入立法會,以監督政府行政運作,平均分配選票(配票)成為極為重要的策略,否則便會造成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局面。但是,對掌握選民資料、地方勢力的建制派來說,要成功配票的機會比非建制派高得多。


這次選舉的出戰名單達84張,當中不乏新政黨與政治素人的參與。在選舉前,非建制的選情不被看好,因為出選者眾,最終容易造成玉石俱焚(港人俗稱為攬炒)的局面。


但這次複雜的選舉大混戰,不能簡化為泛民主派的撕裂,其背後所呈現的,是對香港未來前途以及民主運動的路線之爭。以往,參選的黨派眾多,但大致可以歸類為建制派與泛民主派,來到今天香港的政局,已無法簡單二分。除了過去選舉會被一直提出的民生政策問題,這次候選人沒有辦法迴避香港前途問題,如何理解基本法下的一國兩制,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體現更多的自治,這些都是這次選舉中最常被討論的議題之一。


香港的政治形勢比以往更為險峻,是因為政治暴力來得更為猛烈。有候選人在競選期間受到恐嚇,有建制派候選人被逼退選,為中央政府屬意的候選人讓路。即使建制派也承認,中央政府干預香港選舉早已不是秘密,但縱使百般干預,值得欣喜的是,在如此的大亂局之中,非建制派仍能在直選中奪得過半議席,而代表社運抗爭與進步力量的人物也能成功進入立法會的議事堂,把抗爭的議題帶進更高的平台。


來源:馬來西亞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