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淑怡因涉嫌刑事恐嚇及襲擊再上新聞版,事件的曝光,令她被揭長期租住酒店式服務住宅的兩房兩廳單位,月租約五萬元。消息傳出後,不少人都對酒店不肯再續租單位予關淑怡母子感到不平,惟更多網民覺得曾經貴為天后接班人的關淑怡,竟然連私人物業都沒有而感詫異。亦有人覺得奇怪,因為以她近年的工作量,竟仍可每月付得起五萬元租金。

雖然說買樓“上車”是許多人的夢想,不少圈中人亦會在香港置業,尤其是那些決定將香港視為發展基地的藝人更會如此。但事實上許多未確定發展地點的藝人,都會選擇租住酒店式服務住宅或私人物業,貪圖不需要為買樓供樓而被綑綁在一個地點長期發展,更不須擔憂假若將工作地點遷離香港,到時又要解決物業問題。

有消息稱,目前住在香港仔鴨脷洲大街唐樓的側田,因合約到期要另覓新地方。據知側田仍選擇同區的鴨脷洲樓宇。在看過幾處樓房後,他屬意一個千三呎的單位,當日上門睇樓時,他更偕女友同行。業主開出月租四萬五千元,但側田則還價四萬一千元,惟業主企硬價錢之餘更要求交出收入證明,因為業主並非年輕人,根本不知道側田的歌手身份。之後,側田經代理表示願意交收入證明之餘,更可以一次過繳交一年租金,惟要求業主月租減一千元,但業主態度強硬,並不要求側田一次過繳交全年租金,寧願每個月收租,所以目前雙方仍在拉鋸中。

娛翁覺得側田既有能力一次過繳交一年合共逾五十萬元的租金,顯然他手頭上資金仍然不少,只是估不到決定回流香港發展的他,竟會為一千元的差價拉鋸。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側田並非胡亂揮霍的人,應慳則慳。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