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綺莉前日舉行記者會,帶出了一個中國人較少用到的詞彙——生理父親。雖然跟大家口中生父的理解差不多,但基本上還是有一點分別的,因為一般情況用上生父的時候,大多情況必然另有養父;而生理父親源自英文的Biological Father,該詞彙並無任何褒貶,只是單純地泛指通過性行為或精子捐贈孕育嬰兒的男性,而要用到這個字眼,顯然是想強調彼此間沒有或沒太多的感情,對方單單只是孕育嬰兒的精子提供者。

當知道臨時召開記者會,還以為吳綺莉的母女關係有甚麼突破進展需要交代,但竟然只是澄清目前的新居並非獲得其他人的資助或送贈,表面上看似有點小題大做。但站在吳綺莉的立場,糾正錯誤的報道很有必要。一來,她不必食死貓以為私下接受經濟援助;二來,也不會令另一個家庭的成員,誤以為他們仍有藕斷絲連的事發生,所以澄清還是應該的。

其實,記者會的真正目的,應該是想藉機會向卓林傳遞訊息,希望母女關係可以有轉圜餘地。畢竟彼此是世上最親的人,萬事可商量,同時也希望傳媒可以從此放手,不再騷擾兩母女的生活。

只是最終焦點卻落到了那個生理父親身上,但這也難怪任何人,畢竟這個生理父親日前才風騷現身,卻對鬧出的是非視若無睹;當有傳媒再刊載當年的“全世界好多男人都會做錯之事”的報道時,網民對這位生理父親的譴責聲音亦即時加大,情況比起十八年前,有增無減。

無可否認,吳綺莉當年公開經手人身份,確令女兒的生理父親名聲受損,但即使他們再有甚麼深仇大恨,也只是兩個大人間的事,小孩始終是無辜的。既不給予父愛,亦不作任何支援,如此的道德水平也真難令人接受。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