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選舉後,高票當選的社運人士朱凱迪,在清晨的當選記者會上灑下熱淚。網上廣傳的視頻中清晰可見,這個39歲的瘦削青年原本已要開口發言,但最終還是抑制不住激動,只好摘下眼鏡轉身背向人群,低著頭痛哭,不斷用左右手臂揩淚。

 


掙扎了片刻,他冷靜下來,發言重申香港須「自救」的理念,說到太太支持他為承擔使命而「豁出去」,再說到尚未懂事的女兒:「希望她明白,她的爸爸,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香港的未來」,朱凱迪再度哽咽。


從任何一個角度說,朱凱迪都是這次選舉的一匹「大黑馬」,在有賽馬文化的香港社會,媒體乾脆喊他做「巴基之星」,指的正是今年7月震撼香港賽馬圈的新駒。


不論是與建制派、泛民的老將,或者近期曝光率高的「占中一代」羅冠聰(香港眾志主席)、激進本土派人物梁頌恒相比,朱凱迪儘管投身社運也有十個年頭,但知名度並不高。


選前兩個月,他的民調支持率只有2.1%,以朋友認捐的20萬港元(約4萬新元)選舉經費起步,帶著只有十幾個義工的競選團隊,他最終奪下8萬4000多張選票成為全港「票王」,這點恐怕他在選前一天都沒想到。


媒體將他的勝利,歸因於他的務實理性、不畏強權;還有人從心理學分析,認為朱凱迪懇切的形象和感人的故事很討好。所謂感人故事,是指他長期站在環保、挑戰「官商鄉黑」勾結的最前線。他為此接連遭到恐嚇,選舉當天還被不明身份男子跟蹤,這些故事,大概是他勝利後的感情決堤的原因,當然將理想主義與正能量推上「爆棚」指數。


從協力廠商的角度觀察香港這次立法會選舉,許多人注意到像朱凱迪這樣的政治「素人」集體登場,傳統泛民席次大幅下降,反之朱凱迪、羅冠聰、劉小麗、遊蕙禎、梁頌恒等六名主張「民主」和「自決」的新生代躍上政治舞臺。


統計顯示,六名本土派人士得票率近兩成;包括落選者在內,「本土派」候選人本次合共贏得40萬餘票,占全部220萬選票的19%,反映香港社會心態正向「本土派」轉向。有評論認為,選舉結果反映了北京的一次戰略挫折,這兩年裡香港貧富差距擴大,加上北京採取了削弱香港自主權的相關行動,形成香港本土派發展的土壤,簡而言之,是「越壓越反」。


這解釋了部分港人的心情,當「自決」成為選舉的新話題,說明了港人對前途無法自決的焦慮。不過,北京也不一定要將本土派都視為「港獨」威脅。從理論上看,「民主自決」的口號雖然不排除「港獨」作為選項,但只要本土派更強調的是民主而非獨立,就不算觸及「港獨」紅線。


何況,這次大勝的本土派候選人也不是憑「自決」的意識形態取勝,像朱凱迪的形象就是長期耕耘基層為弱勢群體發聲,保農田、反對鄉邨利益黑箱;持續關注底層與社會正義的劉小麗,選情也是低開高走,最終高票當選。


政治上非激進,致力於為被傳統泛民、建制派所忽視的底層群體服務,維護社會公義,這是其中幾名本土人士大受擁護的原因。反之,激進派聯盟「熱普城」這次大敗後宣佈聯盟解散,則可見激進思想在香港缺乏社會支持。


朱凱迪在當選後受訪時,刻意與港獨色彩明顯的「民族自決」右翼本土派劃清界限,他認為這是將族群放先于民主,「如果香港要民主的話,這條路是不通的,它會讓我們的下一代忘記民主,多於相信民主,因為我們不會再用溝通去說服大家。」


為在地人民提供切實服務,堅信以溝通而不是強權影響他人,這是最樸素的民主價值。長遠而言,香港的出路在於政治在地化,本土化,只要是正常且理智清醒的選民,就不可能選出與北京對抗、鬧「港獨」的政府。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顯示,溫和本土派將開始分享權力,但選民支持他們是為了維護本土利益,不是獨立。選後新局面考驗北京是否能與溫和本土派溝通,達成新的平衡,同時避免刺激激進派進一步抬頭,造成多輸結局。


來源:聯合早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