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凱彤(Ellen)靈堂橫匾以彩色噴墨打印“Rock”字,棺木全白色,上有她最愛的結他,特別仿眞訂製的,代表她的搖滚音樂精神;靈車掛滿白蘭花,遺孀余靜萍捧着遺照,哀慟欲絕,林二汶攙扶。林嘉欣伴着小余的父母。白頭人送黑頭人的Ellen父母,由何韻詩照顧……三號風球下,余靜萍深深一鞠躬,隨着一縷輕煙,Ellen告別紅塵,掙脫了躁鬱症的枷鎖,希望她在另一個國度找到自由和安寧。

    

風雨飄搖下,晚上設靈,殯儀館關門了,遺孀小余還未走;翌晨第一個出現的仍是小余。大雨如注,容祖兒一身黑衣抵達殯儀館,楊千嬅黑色運動服架墨鏡,還有劉天蘭到場。黃耀明、何韻詩等八人扶靈,At17林二汶不在名單內,因列遺屬身份。林二汶以千字文痛悼:“吸一口氣拿到你的電話。再呼一口氣,然後就十八年了。十八年的相聚,然後餘生不知道要多少年的掛念。”

    

到場致祭的鄭秀文,慰問遺孀余靜萍後,被問對Ellen離世的體會:“她眞是好努力好積極面對病情……我今日是來憶念她,多謝她帶給我們的美好。”

    

剛巧許志安是日生辰,鄭秀文是信奉基督教的,沒有理會紅白事相冲之説。是夜,許志安五十一歲壽筵上與衆友好舉杯,“甚麼都不要緊!”鄭秀文響亮地祝頌:“最重要你身體健康,多謝好朋友的心意。”

    

日間送殯,夜賀老公牛一,鄭秀文別有滋味:“慶幸我們各有低谷之時,這提供了我們更能處理人生的能耐。最美好的是,朋友心中有彼此,珍惜!”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