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駒生前最廣為人知的一句話,就是“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儘管如此,但樂壇每年依然係新人輩出,他們不是不明白在香港做歌手難以餬口,但依然為着理想與熱誠向着目標進發。直至有一天發現生活壓力越來越大,不得不接受現實轉行,幸運的也許在幾十年後能登上“輪迴經典50年”讓觀眾知道他仍然存在,但更多的是從此被編進有如“生死冊”一般的樂壇新人“蒸發實錄”,從此消失。

    

一般而言,新人稍為欠缺實力,但更缺乏的其實是知名度與吸引力。樣貌好的還能吸引樂迷的眼球,但那些其貌不揚的實力派則肯定較為辛苦。至於在傳媒的立場,除非本是藝員或KOL等跨界的樂壇新人,早已有一定的知名度,不然的話即使有公司開大水喉在背後力推,亦未必能輕易吸引傳媒採訪,畢竟報刊雜誌的篇幅有限,與其報道毫無人認識的新人,倒不如將版位用作報道女星走光圖更加吸睛;再加上新人面對傳媒的時候,仍未懂找到合適的話題傾偈,訪談內容平淡如水,自然更難吸引傳媒垂青而花篇幅進行報道。

    

然而凡事總有例外,如最近一名新人便獲得較多的傳媒歡心。他的樣子雖不能說醜,在娛樂壇的高標準要求下也只能說是一般,至於歌喉方面更不能說是一鳴驚人的天籟,既然如此為何能得到傳媒的眷顧呢?只因朝中有人好辦事。

據知他的家人原來是報刊雜誌的高層,在業界工作多年,當然認識不少同業,於是一句“幫幫忙”便為他掙來其他新人缺乏的好處,獲得傳媒的寶貴篇幅,較其他新人更易獲得公眾認識。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