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將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香港特區國家安全法已納入人大會議議程,在審議後正式成為法律,對香港特區有約束力。香港特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誕生,也因衍生了基本法,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具為香港特區立法的權力,具充分的法律效力和依據;全國人大作出有關決定,也是以法律規定在香港特區實行的制度的一種方式。

無論日後香港特區立法會是否通過國家安全法本地立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直接適用香港特區,並有法律效力;是次《決定》的範疇涵蓋分裂勢力、顛覆勢力、外部勢力干預和暴恐,並未有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全部內容全部納入《決定》內容,仍未有在《決定》體現的內容包括「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現時的《刑事罪行條例》(香港法例第200章)第9條和第10條有列明涉「煽動意圖」罪行,雖然最近曾引用一次作拘捕某區議會主席,但很多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指條例屬沉寂,他們言下之意或許是這條例不夠用,要另行立法規範「煽動意圖」,筆者則認為這條文既然是白紙黑字敲寫在香港法律上,就屬於現行法律;無論如何,香港特區日後同樣可以仿效澳門特區作出國家安全本地立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條文內容全部一併作出本地立法,也不是不可以。

維護國家安全法從來都不是洪水猛獸,反而,米已成炊,除了國家安全立法外,我們需要認真研究涉國家安全機制的調查權、執法權、逮捕權、審訊權,外籍嫌疑人被捕後的外交安排、又如外籍法官或持有外國護照的本地法官又是否適合審理涉國家安全的案件、案件是否有追溯力等。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