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衣夾夾下體,周星馳終承認“田雞”田啟文是“自己人”了。田雞説:“他不是逢人都玩,夠熟至玩我,陌生人有甚麼好玩?”

    

《九品芝麻官》中,田雞演張敏丈夫“肺癆鬼”(戚家少爺),被大奸角常威(鄒兆龍)謀害,演白面包青天“包龍星”的星爺,摸黑深入戚家驗屍,拍了兩個鏡頭都嫌平淡;星爺狠施毒手,用衣夾夾田雞的下體:“雖然隔了底褲,但眞的好痛。”

    

田雞没叫一句,繼續安份守己演死屍。導演叫“停”後,星爺好奇問他:“剛才夾唔到咩?”夾到呀!“唔痛咩?”痛呀!“咁你唔嗌?”導演未叫停嘛。“你呢個人眞係儍唔晒,好熱愛演戲。”

    

呢一段場景與對白,搬到《喜劇之王》裡,變成星爺扮死屍被打,一直没動,直到導演叫停才彈起來。

    

星爺還有一個即興創作,亦是與田雞的一句對白有關。戚家娶新抱,肺癆鬼咳得厲害,“唔好咳到甩肺就得啦!”星爺靈機一觸,“他眞想我咳到甩肺,但個肺太大,他想要有效果,又不想誇張到接受不來。”咁咳嚿膶出來得啩?這笑點比較合理,星爺意念一閃,助理即買了件豬膶回來——肺癆鬼將舊膶咳在包龍星身上。

    

爆漿瀨尿牛丸,也是田雞極速彈上位的見證:“我以前做過點心師傅,拉腸粉;《食神》要許多菜式,我提供許多意見。”田雞建議:“牛丸入面包大菜糕,遇熱會融,咬下去會爆漿。後來改用芝士,試到最嫩滑那種,一咬,濃濃汁液噴到其他客人身上。”

    

李力持話咁,星爺又話唔係咁,幾個副導演劈炮,結果由田雞頂上:“沒有人像我一樣,廿四小時跟着周星馳,收工後一起吃飯繼續硏究。知道周星馳想變,我便第一時間通知李力持。”田雞能演火雞姐(莫文蔚)手下,有指係星爺賞賜的勤工奬。那場認人戲,要找來一班巖巖巉巉、奇形怪狀的人,“每個人都那麼突出,我演的蠱惑仔角色染金毛太正常了,於是染了一頭綠髪。綠色噴髪水很稀有,後來,我的頭就甚麼色都有。”

(知周星馳者“田雞” · 三之二)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