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在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後,《決定》將正式成為法律,《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對香港特區有約束力,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和最權威的立法機關,所通過的決定有法律效力,毋容置疑。

這次全國人大行使國家憲法的權力,中央人民政府運用法定權力為特區直接立法也不是陌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第116次常務會議於2015年12月16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調整了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陸地界線,明確了水域管理範圍。根據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將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廣東省珠海市邊界之間的關閘澳門邊檢大樓段,即澳門特別行政區關閘以北至珠海邊防檢查站原旗樓之間用於興建澳門特別行政區新邊檢大樓配套設施的地段,劃歸澳門特別行政區管轄;這正是中央人民政府在特區行使的其中一部分權力。

國家安全法律並沒有剝奪、局限或縮窄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模式,集會、遊行、通訊、旅行、講學、上網、對外交往、宗教自由依舊,維持國家安全法律趕跑了涉恐怖組織的資金,讓他們不能在香港組織具規模活動,從而令香港變得更安全。杜絕了恐怖主義,香港的營商和投資環境也變得更理想,成為港人安居樂業的安樂窩。

面對全球化和極端主義擴散,恐怖組織、狂熱者或暴力傾向者或會成為城市的基建、能源設施、交通樞紐香港的威脅,香港特區也需要設立一個恆常的國家安全制度,杜絕恐怖主義在本地滋生,繼而切斷涉外部干預勢力、顛覆勢力、分裂勢力、恐暴黑金鏈,一套完善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就是香港特區的護心鏡,可以保障香港特區免於恐怖主義和分離主義威脅,才能令香港特區宜居宜業,長治久安。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