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上圖片

難民要融入一個新的環境,真的是路長且遠,最有效方法莫過於結識當地異性,結為伴侶。然而,要衝破言語障礙、當地文化及兩性相處之道,要做到實在不易。有見及此,有德國組織請來「調情先生」教導難民,去追當地女仔,來個大融和。

事件背後要追溯德國的難民潮,由於德國接收了逾百萬名來自敘利亞及伊拉克的難民,而這些難民又以男性為主,於是問題來了,在男多女少的情況下,如不解決勢必造成社會問題,引發衝突。

德國27歲的「調情先生」文策爾(Horst Wenzel)教導難民「追女仔」。「我真的很喜歡你的香水味」、「你有一把甜美的聲音」,他建議難民多讚美女生,盡力一試。

年僅20歲的奧斑(Essam Kadib al Ban)舉手回答怎樣向女性示愛。他接着換一個說法:「我愛你,我可以在你家過夜嗎?」文策爾聽了答案後,皺眉蹙額,然後耐心地向他解釋,「至少要在一段關係開始3個月後才向對方說你愛她,否則她們會離開你」,「德國女人不喜歡被人『黏』着」。

文策爾以往透過教學賺錢,一日私人課程收費1500美元(約11634港元),並有過百萬德國人瀏覽他的網絡博客「調情大學」,學習如何追到自己的心儀對象。今年,他決定在全國各地做義工,利用自己的專長幫助難民融入德國社會。

上周在德國多蒙特市中心,文策爾開始他的第三期課程「如何在德國談戀愛」,班上有11名學生。其中一位是24歲穆罕默德(Omar Mohammed),來自敘利亞,擁有討女性喜歡的黑髮和杏仁形狀的眼睛,雖然如此,他卻不知道該如何接近她們。

穆罕默德表示:「當你語言欠佳,很難與女人約會……許多東西都不一樣,不止是文化和宗教,我們在自己國家無法享受這種自由……我喜歡與德國女人結婚,與她同住,她可以在語言上幫助我,她比我更清楚這個地方和法律。」

科隆性侵案增反難民情緒

不少德國女士表示自己不抗拒與中東男性交往。其中,奧比萊切(Jasmin Olbrich)表示,她喜歡中東男士的樣貌,並且認為德國男士「喝太多啤酒,看太多球賽,皮膚太白。」

然而,德國社會對難民的敵意整體有上升跡象,主要源於去年跨年夜北非裔青年涉搶劫及性騷擾女性事件,其中以科隆的規模最大。自此之後,針對難民的暴力罪行及在難民營和清真寺縱火的案件愈來愈多,有難民表示,他們受歧視和謾罵。

有參與「調情班」的難民學生表示,這類課程有助減低敵意;奧斑指出,他們從課程中獲益,「教師告訴我們德國女人怎麼想、如何與她們對話……以及明白她們的傳統。」

文策爾說,許多難民在性與求愛方面「完全是初哥」。他會教導「追女仔」的套路、恭維女士及首次約會要注意的建議,如邀請她們觀賞舞台劇、攀石、到倫敦或阿姆斯特丹一遊。不過,難民通常不能離開當地城市,也不會有太多金錢出外遊埠。